第50章 我姥爷的腰(2)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家族秘史强烈推荐:

吃过了晚饭他忽然感觉腰疼,去茅厕里小便时竟尿出了半罐血尿,他吓得大哭大叫:“喜哥,喜哥,你快来呀,我尿了血呀,我要死了。”

喜哥飞跑着叫来了我大姥娘。

早早的,大马娘๤就收拾了床铺,不用说,今晚她要与我姥爷睡在一起了。我姥ณ爷坐在太师椅上吃烟,他一眼就看透了女人的心思,他有些不很情愿。快乐地过了一个中秋节以后,素烟的小产和回娘家又让我姥爷长时间里心情郁闷,他真没有心思与这个女人去做那件其实已经好久ื也不与她做的事情。但是想一想这么เ多年这个女人对自己้一直那ว么炽热地爱着,却从没有与自己在一张床上睡过完整的一夜,也๣着实地可怜,心中ณ也就生出了无限的怜悯与同情,便对她的安排默认了。

临睡之前我姥ณ爷和大马娘去了一趟四门洞,二人在浴仙池里共同洗了个澡。自从几个月前我姥爷与素烟在这里有了那次光着身子摘仙果的难忘经历之ใ后,至今我姥爷再也没有来过。他也不知道为ฦ什么就没想起来再到เ这里来,是发生的事情太多搅乱了自己的兴致呢,还是素烟不想来这里自己也就没了那份闲情?似乎都有一点,又似乎都无关系。而对大马娘来说,自从素烟进了庄家的门她就注定与这个地方แ无缘了。不仅她无缘,就连比她有资格的庄于氏也无缘了。她们曾经嫉恨,也曾经咒骂,也曾经在看到เ素烟和我姥爷从洞里出来的时候胸ถ闷气短,我大姥娘๤庄于氏甚至按捺不住地连声“嘎ะ,嘎ะ,嘎”,但最终还是无可奈何地忍耐过来了。人就是这样,只要能忍就没有过不来的事。只是心里始终留着些块垒罢了。但是现在,当大马娘与我姥爷一起脱光了衣服溜进池中以后,她心里所有因爱而生的块垒顷ั刻间便化为乌有了,剩下的只有熟ງ悉而又陌生的一些美好感觉。只是我姥爷没有在感情上与她融为ฦ一体,尽管她以自己不到四十岁的身体不断地摩挲我姥ณ爷,我姥爷的心思还是游离到素烟的身上去了。他回忆着与素烟在这里的那些美好情景,想象着此时如果是素า烟与自己在这里该是多么的美好。想到深处,我姥爷长长地叹了口气。这声长长的叹息使得大马娘明白了我姥爷并没有把全部的身心都放在她身上,那一份热情也就大大受挫了。

我姥爷一时非常高兴,笑着说:“是吗?那好啊。看来这年前年后我们庄家至少要添上三口人啊。要是谁能生出双胞来,那ว就不是三口了。好啊,好啊。希望你们都能生儿子,那样才能真正体现咱们庄家的昌盛兴旺啊。”说完一阵哈哈大笑。

其实我姥ณ爷并不是从内心里真想这样大笑的,他只是觉得应该这样大笑,目下的庄家也需要这样大笑。

刘建牛却嘿๹嘿地笑了,说:“我不跟他计较。不过我想问一问,你家的伙计平时除了给你干活是不是还出去要饭呀?”

我姥爷一愣。

我姥爷一听心里有了几分踏实,暗说也许是自己想多了,素烟还是从前那个ฐ素烟呢。

轿子走上狭窄的山路,我姥爷再也不能与轿子同行了,素烟从轿帘ຈ的缝隙里看着外面忽上忽下的山和山上那ว些毫无຀生机的树,思绪却飘远了。

我姥爷哑口无言。他干巴巴๒地笑笑,说:“好,好,既ຂ然这样,我就什么เ也不说了,来,咱爷俩喝酒。”

二十多年前老马住过的房子还在那里,只是破落得无法住人了,我姥爷便安排人进行了全面的修缮,连院墙茅房也给建好后,才让大马和靠儿搬进去了。不管怎么样他还是要善待大马,他要让洞天村的人看看,他庄唯义就是这么เ一个仁慈善良的人,别人忘恩负义,而他以德报怨。但是大马对我姥ณ爷并不感激,他对靠儿说,这老东西在耍手段,他想感动我们让我们再搬回去给他看家护院。这个时候的大马和我姥爷都还没有意识到,他们之间的斗ç争从现在开始就拉开帷幕了。

即便如此,我姥爷还是气得嘴๨唇发紫ใ脸色铁青,他倒在太师椅上如同一具僵尸,好半天一句话也说不出来。屋里静得吓人,谁也不知道该对这件事做出什么样的反应最为恰当。就连我大姥娘也๣傻了。儿子竟对他小娘起了邪心,尽管只是穿上她的内衣暗中ณ意淫,但与乱ກ伦也只有一线之差ๆ,传出去所产生的影响则ท与乱伦毫无຀分别,甚至有过之ใ而无不及。因为ฦ很多人总是对这类事极有兴趣的,如果事情本身不能让他们在心理上得到充分的满足,那么他们就会根据自己的意愿添枝加叶,他们会让这件事更具传奇色彩,更富刺๐激性。然后一传十十传百,这就是真的了。那ว么庄家怎么样呢?完了!庄老爷苦心经营的正南正北的门户就完了。所以我大姥娘๤除了傻也只有为自己养出了这样的儿子而羞惭了。

我姥爷突然起身出去了,从他的神情上,屋里的所有人都知道他要干什么เ,他是去找福儿算账去了。但是除了我大姥娘谁也没动。大马娘动吗?她才不会动的,福儿这个下流胚子竟然还对靠儿不死心,打死他出出心里这口恶气!靠儿动吗?她更不会动,她本来就仇恨着我舅,现在已经不只是仇恨了,她盼着他快点死,只要他死了,她才能不在耻辱中活着了。至于喜哥和素烟,一个ฐ正为嫁了这样一个ฐ下流无耻的男人而伤心,一个则正希๶望事情闹起来,她们自然也不会动。

我舅对那双透着杀气的眼睛胆战心寒,但庄家大院里没了大马的影子,那ว双眼睛的威慑力也只能让他不敢再有实际行动,却挡不住他心猿意马。

春节刚过,洞天寺里来了个叫奇明的小和尚,由于年龄与我舅相仿,他们很快就成了好朋友。我舅这个ฐ小色鬼记吃不记打,他三句话不离女人,每与奇明在一起他总会说起宜春院的那个春婕,也๣说起他深深爱着的靠儿。他对奇明说自己要是会一种法术,想要哪个女人了不用去勾引她,只需做做法就让她自愿献身,那该有多好啊。奇明听了嘿嘿๹笑,说这种法术不是没有,只是一般人得不到罢了。我舅立刻惊喜万分,说真有这种法术吗?真有的话花多少钱我也๣要学会。奇明说当然有,这种法术叫《相思咒》,如果你喜欢上了哪个女人又一时得不到เ她,就偷一件她穿了没洗的衣服,每天夜深人静时套在自己身上,然后躺在床上默念这种《相思咒》,念上一袋烟的工ื夫,那个ฐ女人就会自动出现在你的幻觉中与你交欢了。这个方法百试百中ณ,还安全可靠,有许多和尚就是靠这个打发寂寞时光的。

我大姥娘这才醒悟过来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大姥娘带上些洗外伤的药到闲姐儿家去了。

素烟在我姥爷的托举下仰躺在水面上轻柔地漂荡着,她快乐地将自己舒展开来呈现给我姥ณ爷,如丝的乌发,粉红的脸蛋,高耸的双乳,光滑的小腹,鲜明的肚脐,还有优美的两腿和两腿间那片诱人的草地。尽管雾气茫茫灯光昏暗,但是我姥爷凭借心中那双爱怜的眼睛却把这一切都看得清清楚楚。他不由á得腾出一只手来抚摸着素า烟的肚子,他想着里面是不是有种子发芽了。自从我舅与靠儿的事出来之后,他忽然比任何时候都盼着素า烟给他生个儿子,他对我舅已经彻底地失望了,虽然打了我舅他也心疼,虽然心里还对他存留着那么一份父爱,但是他已经不指望我舅将来能ม顶起庄家的基业并将其发展壮大了。“他不像我的儿子。把这份基业交给他就等于白扔了。”

我姥爷痛苦地这样想。但是什么时候才能有一个ฐ真正顶起庄家基业的儿子呢?他寄希๶望于素烟,素烟却很久无消息。“素า烟啊,”我姥爷慈祥如父地说,“你这肚子怎么还是平平的呀,得快点给我生个儿子呀。我可一直盼着呢。”素烟就笑着把一些水撩到了我姥爷的身上:“你急什么เ呀,该生的时候自然就生出来了。”我姥爷就呵呵地笑了,说:“我能不急吗,都五十多的人了,再过几年就不中用了。”素า烟说:“那好,明年这个时候,一定把儿子给你生出来。不过你得好好种地哟,不好好种地我就是天大的本事也๣是白搭。”我姥爷便开怀大笑起来了。

大马呼哧呼哧喘着粗气,说:“我什么也不想说!我就想杀了这两个不是人操的东西。他们欺负人竟敢欺到我大马头来了,这不是找死吗!”

我姥爷啪地一拍桌子:“福儿,操你那ว娘你跟我说,你到底干下什么เ伤天害理的事了!”

大马越过石门河爬上时密山,东边的天际已经发白。他在凛冽的寒风中回到家里,发现我姥爷竟还没有睡觉。他一推大门,我姥爷和二仁就迎出来了:“是大马吗?”我姥爷声音颤抖地问。大马应着:“是我呀,老爷。

您怎么还没睡啊?”我姥爷说:“你不回来我能睡得着吗?快进屋吧,这么冷的天,你一定冻坏了。”三人进了东厢房,那里有我姥ณ爷和二仁烤了一晚上的木炭火。

我姥爷和素烟起床以后,我大姥娘和大马娘还没有起床。

靠儿端了水来让我姥爷和素烟洗了脸,又上了六样点心让他们打了尖,再摆上四个大盘四个小盘让他们用饭。

我大姥ณ娘๤心里一动,立刻๑喜不自禁了。但却说:“这能行吗?他都是五十多的人了,上哪找那么相当的呀?”

神๰婆子的脸຀就沉了,说:“就没有相当的了?像庄先生这样的男人别说才五十多岁,就是七十八十了,只要他说要女人,什么样的找不着啊!”

我大姥娘就拉了脸຀说:“往后说话嘴๨里干净点!你这是跟谁说话呀!嘴里不干不净的。跟你说了多少回啦,怎么就是没记性呢!”

大马娘也๣说:“就是啊,跟老的说话得有模有样规规矩矩的才行。”

我姥ณ爷一直在家焦急地等着消เ息,大大的豆油灯下他喝着茶吃着烟,不时地长吁短叹。娘和我大姥娘都陪着他,也๣不时地长吁短叹。

乔๒言胡一见我姥爷就扑通跪倒痛哭开了:“庄先生,庄老爷,我对不住您,我该死呀,我该天打五雷轰啊……”

我姥爷回来了,他手提汽灯有点趔趄地走进院子,大马娘和靠儿赶紧ู迎上去扶住了他。

大马娘笑着说:“这两天你眼见地瘦,该在家里好好歇一歇呀,又上洞里去咋呀。”

姥爷送去了一壶开水,她说:

“爷,我要走了。”

狗儿就掏我舅的裆ด,说:“屁,想大马媳妇了!”

我舅推开狗儿,一仰身躺在了床上,说:“那可不敢,大马那么厉害,二仁说他一掌把石条子都打断了呢!”

八、除会长外,本会会员只尽义务,不取酬劳。

这是初步草拟的一个初稿,我姥爷说,好好思量一番๘后再作修改和补充。

卖艺人说:“我虽卖艺为生,却视金银如粪土。钱我不要,孩子我领着。看在先生为人仗义的份上我会尽心教他,只是冰冻三尺非一日຅之寒,他能不能ม吃得下苦,还得练着看……”

大马就这么跟上卖艺人走了。

来庆脱衣服上床猫一样钻进了闲姐儿的被窝,嬉皮笑脸地说:“蹿了一晚上?我傻呀!一进城我就对二仁他们说,‘你领着他们到处找找,我到เ县府找个熟人给查查,看看城里那些赌场啊、妓院啊什么เ的里面有没有。’

然后我就跑到旅店里美美地睡觉去了。”

他急步奔出寺外,施展轻功眨眼来到深谷边,便发现了已经开始攀崖而下的大股土匪。他知道在这里无论喊声再大村民也๣是听不到的,便欲奔回寺内去敲钟็。也就在这时,时密山中突然响起了轰轰隆隆的车马声和震天动地的厮杀声,土匪们大吃一惊,以为中了埋伏,吓得掉头逃窜,就有三五个刚好攀在崖上的土匪惊慌中一失手,掉进深谷里摔死了。车马声、厮杀声同样把村民也惊醒了,当他们在我姥爷的带领下听了慧庆大师๲的描述后,纷纷把目光投向了我姥ณ爷和慧庆大师。我姥ณ爷说,这是洞宾老爷为了保护咱们显的灵啊。慧庆大师๲微微颔首,道:有理。于是,就由á我姥爷亲率,到洞宾祠内烧香磕头,好好向洞宾老爷表示了一番感谢。此后,只要再有这种奇特的现象出现,这种仪式便毫不怠慢地举行。

洞宾祠建于四门洞南门上方แ的峭壁边,无຀一草一木的全石构筑如一个ฐ古堡,掩映在一棵千年古松之下,显出一种恒久的幽深和肃穆。洞宾老爷的高大塑像端端正正地坐在祠内,无论香火怎么兴盛百姓怎样虔诚,他总是用一种似笑非笑的戏谑神๰态面对着跪倒在他脚下的人。车马声和厮杀声是不是他的显灵呢?也๣许是的。但是,这十几年来每年的初秋时节都会出现这种现象,却并没有土匪或强盗在这个时候出现,倒是每有这种现象出现的时候,村子里总会出现或大或小的天灾人祸。远的不说,前๩年下了一场足有半扎厚的冰雹,去年野狼吃了村民王四喜的老婆。

骂完了,

老太太就要把抽丝作坊要回来给我姥爷,“偶不能眼看着你把庄家的基业毁了!”老太太愤慨地说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家族秘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