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大马的人头和尾声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家族秘史强烈推荐:

我姥爷大声说:“给我上茶!”

泡好的茶端上来,我姥爷拿起壶去倒时画眉又凄惨地叫了几声,他的手就不由地抖了一下,壶嘴里流出的水就洒到茶碗外面去了。

睡梦中的我姥ณ爷和大马娘怎么也没想到,这个晚上他们的所有谈话都被一个ฐ人听去了,这个ฐ人不是别人,就是大马。那一声水桶的当啷声就是大马在羞愤之下踢出来的。

民国十六年八月二十的这天晚上,大马和狗儿秘密去了胡家峪,参加了在李怡清家里召开的关于研究姚店子、院东头区农民暴动行动方แ案的会议。全县的农民暴动计划ฐ是三天前๩制定出来的,李怡清刘知尧等中共沂水县委的领导把全县划分了八个ฐ暴动区,即按东西南北,东南东北,西南西北八个ฐ方向划分的。西南方向便是姚店子和院东头,暴动的对象便是上次借粮时攻击的那几户土豪劣绅,重点还是刘ถ南斋家。这次暴动的主要目的,就是借前两次运动的成功热潮,彻底杀灭一些罪大恶极的土豪劣绅的嚣张气焰,进一步扩大共产党在沂水的影响。

有了结果我大姥娘๤才真正感到害怕了。她知道现在我姥爷是多么希๶望素烟给他生个ฐ儿子,如果他知道了事情的真相他会怎么样呢?他会要了自己的命的。自己怎么就做下了这种傻事呢?

恐慌中ณ的我大姥娘把逃避我姥爷制裁的希๶望寄托在了素烟身上,只要素烟不说曾经喝过她煮的益母草水,一切都会安然无恙的。

当天下午,我姥爷第二次走进狱中ณ,一见二仁就放声大哭:“二仁,我对不起你,我对不起你呀!”然后就把事情的详细经过对二仁说了一遍,告诉他,既然胡县长开了价,他就回去卖地筹款再来救他。

二仁把我姥爷扶起来流着泪拍拍自己้又摇摇头摆摆手,那意思是不要为ฦ了他把庄家搞得倾家荡产,不值得。

果然一切比较顺利。当大马的队伍赶到刘家门前๩的时候,从大门内出来的不是刘南斋,而是刘南斋的五姨太和刘家的几个ฐ家丁。他们拿着长枪,一副气势汹汹的样子。那小女人看到大马先说了一阵好话,兄弟你要缺吃的就说一声,要多少刘家派人给你送了去。你带这么多人来,我们招应不起呀。你到เ家里喝杯酒,让这些弟兄们回去吧。大马说,我要自己缺粮就不用找你们刘ถ家借了,要喝酒也๣不会跑到你们这儿喝,你少罗唆,痛快地把粮借给我们吧,免得把大伙惹怒了弄出事来。那ว小女人就撒上泼了:“你少吓唬人!刘家也不是好惹的!我就在这门口堵着,看谁敢进去,谁敢往前走一步,我就让家丁一枪崩了他!”大马说那好啊,我就先往里闯一闯,看看你有几个胆子敢让家丁向我开枪!说着大摇大摆地走到了小女人跟前,冷不防就给了小女人一个ฐ大嘴巴。就在小女人眼冒金星一个ฐ跟头栽下去的同时,大马一个旋风脚,就把几个ฐ家丁踢翻在地上了。事情就是如此简单解决的,当三百号人冲进刘家以后,穷凶极恶的刘南斋没敢露面,刘家的新任管家点头哈腰地打开粮仓凭任大马他们把一麻袋一麻袋的粮食扛出了刘家大门。

这一晚,大马在我姥爷的邀请下走进了庄家大院。我姥爷摆下了一桌酒席,为他借粮成功表示祝贺。一同被邀请来的,还有几个ฐ农协会员。自从搬出去之后,大马夫妻的一切吃用不仅仍由我姥ณ爷提供,而且每隔三五天我姥爷就要请大马到เ家里喝上几盅,他对大马搬出庄家不满意,对大马成立农民协会更不满意,但是这些不满意他却没在大马面前流露半点,他仍然一如既ຂ往地施恩于大马,他相信只要坚持不懈地感化他,终有一天大马会给庄家做大事情的。

但她没有想到,第二天早饭后,李怡清亲自登门来请了。当那ว个风度翩翩的身影走进固家的院子,并彬彬有礼ึ地向固家所有人问好的时候,素烟几乎ๆ就呆了。她面色赤红芳心乱跳,慌慌乱乱地让座倒茶,显出了从未有过的幼稚与单纯。

李怡清给固相春讲着去识字班学习的好处,讲了女人没文化的悲哀。

我姥爷没想到大马今晚会回来。他刚ธ吃过了晚饭,正孤零零地坐在堂屋里吸着烟想素烟。许多天来他感到自己被一种深深的孤独包围着,感情地带已经出现了严重的干渴。素า烟回娘家已有半个多月了,他不好亲自去叫她,就派狗儿和二仁去了一趟,但是二人空着轿子去的,又空着轿子回来了。素烟让狗儿捎回信来说,她身体不好需要在娘家调养一段时间。我姥爷明白素烟说的身体不好可能是孕期反应,但是这“一段时间”是多长时间呢?他有些恼火,却又无຀可奈何,就只好耐心地等待那ว“一段时间”

的结束了。不过日子是非常难熬的,他吃饭时想她,睡觉时

然而又盯了两个晚上,终是什么也没发现。

喜哥便对素烟说:“小娘๤,他老实着呢,就连‘尿床’也没再有。”

来庆正巴不得回来,他煎熬了这许多天,早已心急火燎了。

来庆把煎æ好的药端给闲姐儿,闲姐儿说:“你娘呢?怎么不伺候我了?

事后素烟回忆起来,一切是从民国十五年腊月二十这天开始的。

这一天素า烟在街上遇到了儿时的伙伴李怡清。那时她在众女子的簇拥下刚要走进家门,就发现不远处的巷๕子口站了一个ฐ与众不同的青年,他穿了一身事后她才知道叫中山装的青色衣服,脚蹬一双也是事后她才知道是牛皮做的黑色皮鞋,眼睛上架了一副金丝眼镜。实在太英俊太潇洒太令人耳目一新了。“那是怡清哥吧?”她一口就喊了出来,随即脸就红了。心也跳了起来。

素า烟喊:“大马你快住手,你不住手我去喊老爷了啊!”

不用喊,我姥爷来了。是狗儿喊他来的。

我舅嘿嘿一乐:“熊娘们变得倒怪快。还去什么屋里呀,就在柴棚里弄挺好!”说着一把将闲姐儿推倒在草窝里,就要扯她的棉裤。

闲姐儿说你想叫乱草扎烂我那ว腚啊?非让我舅脱掉棉袄垫在她的腚底下。我舅说这么冷的天儿脱了棉袄冻不死啊!就把外罩脱๳下来给闲姐儿垫上了。

“你来送什么信?快说吧。”刘建牛拍着腰里的匣子枪说。

二仁说:“我说了你可得给我赏钱啊。”

一切过于急促,连床上新刷็的油漆都没有干透。

当素烟走出轿子与我姥爷红绳相牵的时候,我姥ณ爷的心腾腾跳个不停,这不只是因为ฦ激动,更因为他担心素烟不是情愿嫁给他的,往日的那ว个天真烂漫纯美无瑕的女孩子如在眼前,她是一直把自己当做亲叔一样看待的,一下子让她嫁给自己้她会愿意吗?如果她是在父亲的逼迫下嫁过来的,那自己可怎么เ处理呢?既不能将她退回去,也不能强迫她就范,那岂不是进退两难了吗。

你是看我和庄唯义之ใ间没有礼ึ法吗?可我给他生了儿子,我是为了给他传宗接代出了力的呀,你能ม和我比吗?你一步步地想占头份了,休想!只要有我一口气,我就看你占头份的!你有儿子我也๣有儿子,庄家的基业是我的儿子去承接的,你的儿子本事再大也๣只能ม当当狗腿子,闹将起来,咱倒是看看庄唯义要谁!

天要亮的时候,我姥爷突然喊了起来:“刘贵财,你这个老杂种你给我站住,你凭什么เ打俺爷呀!”

我大姥娘๤说:“这……谁知道啊……”她不知道怎么回答好。

大马娘๤就在后面扯我大姥娘的衣襟,意思让她答应我小姨的要求。

到了地方一落脚,老头儿就惊叫起来了:“哎呀,这可是千真万确的风水宝地呀,你看看,这南边是双龙,北边是虎头,此地处在正中ณ方位,这叫双龙抱虎头,不出天子出王侯啊。行了,就是这块地了。哎呀,要是早十年我来给你看了这块地的话,你现在怕是不在这里当土财主了。”

完全应了我姥ณ爷的预料,他立在那里好久都没有说出一句话来。后来老头儿说你怎么เ了这是,我给你找了块风水宝地你怎么还不高兴啊。我姥爷便对他苦笑了笑,说:“老先生,这块地已经是别ี人的了。”便把地是如何送给别人的经过说了一遍。

我舅最爱听的就是“吃你那吊”,他觉得那真是他有生以来听到的最动听的话语。他感到เ浑身在发热,裤裆ด里的东西就膨胀成一根铁棍儿了。

于是他喜眉笑脸຀地走上前去,说:“让我给你抠抠。”

老头儿说:“不过今日天色不早了,我还要去袁家庄拜会一位朋友,好穴地就改日再看吧,我先给你看看这座宅子吧。”说完不管我姥爷同不同意,就前院后院地看了一遍。然后往枣树下的石凳上一坐,开始大口大口地吃起烟来。

“你这前后两ä套宅子都不合适哟,”老头说,“这后院是不是失过一次火?”

狗儿哎哟着说:“大叔啊,我害了绞肠痧呀,你快救救我呀!”

樵夫放了砍柴工具蹲下去,扶起了狗儿,要把狗儿背到附近村里找个先生看看。

我大姥娘有些幽幽地说,“这是洞宾老爷和牡丹ล仙姑亲热的地方。你看,这是一盘炕,高兴的时候,他们俩就在这盘炕上亲热。”

我大姥娘๤不再往下说了,她感觉胸口发闷,心跳加快。她是触景生情了。在这个神仙幽会的地方,她和我姥爷有过无数次幽会,这里冬天暖和得可以不穿棉衣,夏天凉爽得可以铺盖棉被,我姥ณ爷对她说:“在这里行床上的事倒真有神仙的感觉呢。”她对我姥爷说:“往后这地方就是咱俩的,谁也不能ม再来这里了。”我姥爷给她点头,但是没过多久,我姥ณ爷就和米子也在这里做了那件事,而且以后也不断地来这里。最初她虽然知道我姥爷和米子有了那种关系,但却不知道他们来这里,后来,有一次她在时密山上的松林子里采蘑菇时,看到เ我姥爷与米子从西洞门进了洞,就明白他们是到เ这里行那件好事了。她很伤心,这是咱们俩的宝地呀,你与米子相好也没关系,你怎么可以把她领到我们的宝地来呢,你是把她这个奴才与我同等看待了。她这样想着,感觉伤心透了。于是她又“嘎”地嗳了一声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家族秘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