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地火强烈推荐:

他们沉默下来,同时意识到,他们谈到了死。

这时阿古力从后面气喘吁吁地跑过来“李工,你看!”他指着巷道顶说。他指的是几根粗大的帆布管子,那是井下通风用管,现在它们瘪下来了。

从试验煤层中伸出了八条狭窄的煤带,这些煤ศ带最窄处只有半米,很难察觉。

其中ณ五条煤带被防火帷幕截断,而有三条煤ศ带呈向下的走向,刚刚爬到了帷幕的底部。这三条“煤蛇”中ณ的两条中途中ณ断了,但有一条一直通向千米外的大煤层。这些煤带实际是被煤填充的地层裂缝,裂缝都与地表相通,为燃烧提供了良好的供氧,于是,那条煤带成了连接试验煤层和大煤层的一根导火索。

李民生说:“按地质处现有的力量,时间至少一个月。投资没细算过,估计…

…怎么也得二百万左右吧。”

后来的几个月,他一直都处在这种恍惚状态中,那杂音日日夜夜在脑แ海ร中折磨着他,最后他觉得自己也要窒息了,不让他呼吸的就是那段杂音,他要想活下去,就必须ี弄明白它的含义!直到有一天,也是久病的妈妈对他说,他已大了,该撑起这个家了,别去念高中了,去矿上接爸爸的班吧。他恍惚着拿起父亲的饭盒,走出家门,在一九七八年冬天的寒风中向矿上走去,向父亲的二号井走去,他看到了黑黑的井口,好像有一只眼睛看着他,通向深处的一串防爆灯是那只眼睛的瞳仁,那是父亲的眼睛,那杂音急促地在他脑海响起,最后变成一声惊雷,他猛然听懂了父亲最后的话:

“不要下井…”

风很大,在我们耳边呼啸,我们好像在向一个深渊坠下去。艾娜尖叫起来,讨厌,她就会这样叫。

“同学们,我们下井了!”老师๲说。

不知过了多长时间,车停了,我们由á这条较为宽大的隧洞进入了它的一个分支,这条洞又窄又小,要不是戴着头盔,我的脑袋早就碰起好几个包了。我们头灯的光圈来回晃着,但什么都看不清楚,艾娜和几个女孩子又叫着说害怕。

过了一会儿,我们眼前的空间开阔了一些,这个空间有许多根柱子支撑着顶部。

在对面,我又看到许多光点,也是我们头盔上的这种灯发出的,走近一看,发现那里有许多人在工作,他们有的用一种钻杆很长的钻๵机在洞壁上打孔,那钻机不知是用什么驱动的,声音让人头皮发炸。有的人在用铁锹把什么เ看不清楚的黑色东西铲到เ轨道车上和传送皮带上,不时有一阵尘埃扬起,把他们隐没于其中,许多头灯在尘埃中划出一道道光柱…

“同学们,我们现在所在的地方叫采煤工ื作面,你们看到的是早期矿工ื工作的景象。”

有几个矿工向我们这方向走来,我知道他们都是全息图像,没有让路,几个ฐ矿工的身体和我互相穿过,我把他们看得很清楚,对看到的很吃惊。

“老师,那时的中国煤矿全部ຖ雇用黑人吗?”

“为了回答这个问题,我们将真实地体验一下当时采煤工作的空气,注意,只是体验,所以请大家从右衣袋中拿出呼吸面罩戴上。”

我们戴好面罩后,又听到老师的声音:“孩子们注意,这是真实的,不是全息影像。”

一片黑尘飘过来,我们的头灯也散射出了道道光柱,我惊奇看着光柱中ณ密密的尘粒在纷飞闪亮。这时艾娜又惊叫起来,像合唱的领唱,好几个女孩子也๣跟着她大叫起来,再后来,竟有男孩的声音加入进来!我扭头想笑他们,但看到他们的脸时自己้也๣叫出声来,所有人也都成了黑人,只有呼吸面罩盖住的一小部ຖ分是白的。这时我又听到一声尖叫,立刻๑汗毛直立:这是老师在叫!

“天啊,斯亚!你没戴面罩!”

斯亚真没戴面罩,他同那些全息矿工一样,成了最地道的黑人。“您在课上反复强调,学这门课的关键在于对过去时代的感觉,我想真正感觉一下。”他说着,黑脸຀上白牙一闪一闪的。

警报声不知从什么เ地方响起,不到一分钟,一辆水滴状微型悬浮车无຀声地停到เ我们中ณ间,这种东西出现在这里真是煞风景。从车上下来两个ฐ医护人员,现在真正的煤尘已๐被完全吸收,只剩下全息的还飘浮在周围,所以医生在穿过“煤ศ尘”

时雪白的服装一尘不染。他们拉住斯ั亚往车里走。

“孩子,”一个医生盯着他说“你的肺受到เ很严重的损伤,至少要住院一个星期,我们会通知你家长的。”

“等等!”斯亚叫道,手里抖动着那ว个ฐ精致的全隔绝内循环面罩“一百多年前的矿工也戴这东西吗?”

“不要废话,快去医院!你这孩子也太不像话了!”老师气急败坏地说。

“我和先辈是同样的人,为什么…”

斯亚没说完就被硬塞进车里。“这是博物馆第一次出这样的事故,您要对此事负责的!”一个医生上车前指着老师严肃地说。悬浮车同来时一样无຀声地开走了。

我们继续参观,沮丧的老师说:“井下的每一项工作都充满危险,且需消เ耗巨大的体力。随便举ะ个ฐ例子,这些铁支柱,在这个工作面的开采工ื作完成后,都要回收,这项工作叫放顶。”

我们看到เ一个矿工用铁锤击打支架中部的一个铁销,把支架拆为两段取下,然后把它扛走了。我和一个ฐ男孩试着搬已躺在地上的一个支架,才知道它重得要命。

“放顶是一项ำ很危险的工作,因为在撤走支架的过程中ณ,工作面顶ะ板随时都会塌落…”

这时我们头顶发出不祥的摩擦声,我抬起头来,在矿灯的光圈中看到头顶ะ刚撤走支架的那部分岩石正在张开一个口子,我没来得及反应它们就塌了下来,大块岩石的全息影像穿透了我的身体落到地上,发出一声巨响,尘埃腾起遮住了一切。

“这个ฐ井下事故叫做冒顶。”老师的声音在旁边响起“大家注意,伤人的岩石不只是来自上部…”

话音未落,我们旁边的一面岩壁竟垂直着向我们扑来,这一大面岩壁冲出相当的距离才化为ฦ一堆岩石砸下来,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手掌从地层中把它推出来一样。

岩石的全息影像把我们埋没了,一声巨响后我们的头灯全灭了,在一片黑暗和女孩儿们的尖叫声中,我又听到เ老师的声音。

“这个ฐ井下事故叫瓦斯ั突出。瓦斯是一种气体,它被封闭在岩层中,有巨大的气压。刚ธ才我们看到的景像,就是工作面的岩壁抵挡不住这种压力,被它推出的情景。”

所有人的头灯又亮了,大家长出一口气,这时我听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,有时高亢,如万马奔腾,有时低沉,好像几个ฐ巨人在耳语。

“孩子们注意,洪水来了!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地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