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 声

已是十天过去,蓝ณ人俊除了剩一口气,没有知觉没有睁开过眼。

要不是少林掌门普善大师及时输入了一些真元,顶多不过半个ฐ时辰,蓝人俊就要与世长别了。

半个ฐ时辰后,按事先约定,各人自行出店,在北门外汇合,然后夜奔芒砀山。

张子厚黄荣生在前领路,凭着记忆去寻那座蛇王庙。

晚上,左ุ山岳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龙风帮原来的弟兄逐日຅前来登记注册,已有五百多人挂上了名字。

欧阳荣道:“帮主,你被余艳花发现了?”

借着客室透出来的灯光,郑志刚看清了六人的面目。

于是他道:“恭喜恭喜!”

“恭喜你和吴老兄结成秦晋之好呀!”

何老爷子、陈子寿、祝๩勇、左敬熙ກ、左文星、左武星等人,从中间一排屋中大步走出。

何老爷子道:“紫魔十卫,不敢亮名么?”

此时陈子寿、祝勇、陈青青、何老爷子、潘老太、宋艺也闻声而来。

潘老大道:“老身也算上一个吧!”

蓝人俊出声道:“是子厚兄么?”

何老儿道:“走吧,出去再说。”

他不禁有些尴尬,讪讪道:“陈姑娘,这不是在帮中,不提帮主二字吧。”

蓝人俊没词了,只好闭上嘴。

吉凤帮二舵主骆振兴二话不说,冲上去就是一拳,把门丁打得跌进了大门去。

沿着石砌小道,众人向五丈外的楼房冲去,院中许多家丁,急忙前๩来阻挡。

法缘大惊:“原来是这两个魔头,怪不得武功如此惊人,不过说来也怪,从那ว日现身后,再也๣未露过面,老衲最担心的也是他们。”

法缘等人听了连忙站起来,匆匆出外迎接去了,只有知藏陪着客人。

“打听苍…苍家的下落。”

“苍家的人呢?”

此次上路,他身轻似燕,走来一点不吃力,一两天不吃东西也浑不在意。

日头当午,他也未进镇歇息,只管一个ฐ劲朝前走。

上次碍于铁麒麟徐海峰的情面,只好作罢,不料今日在此见到,苍紫ใ云艳若天仙,他这个登徒子哪有不吃醋的?

铁麒麟徐海峰忙过来和左文星相见,并邀四人到场中同坐。

苍震宇道:“大哥,兄弟觉得左夫人似乎冷淡得出奇,订婚之事就象衙门里办例行公事一般。”

哥俩正说着,苍紫云下楼来了。

这是蓝人俊走后三个月的事。

在镜铺重新开张的第五天早上,一个ฐ粗壮的中年汉子和一个ฐ魁梧的虬髯大汉途经小铺门前。两ä人边走边说话,中年汉子无意中向小铺瞥了一眼,一下怔住了。

蓝人俊道:“在下的确途经此地,哪有什么来意?”

蓝人俊出手一格,那人手臂直如铁棒,格不动分毫,被当胸揪住。随即身不由己,从台上被揪到地上站着。

“那ว本血经附着有武功么เ?”

蓝ณ人俊接着说:“那ว晚有人闯藏经室,知藏从外回来,不甚放心,赶忙到藏经室,发现经已丢失,再仔细检查,才发觉三册武功秘籍不见了,所以便说在下与那几个夜行客是一伙的。”

三人棋都气不喘,心不跳。

苍浩笑道:“我又忘了苍家的禁忌,说不用男女之别的。”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