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罗小说网 > 宝剑落秋霜 > 第十二回驾飘凤泊

第十二回驾飘凤泊

燕军与敌军对峙数日,再相持下去极为不利,遂渡河绕至敌后发起攻击,但朝廷大将徐辉祖已率援军赶到,燕王下令退至齐眉山。

至于两卫共余弟兄,死伤近二千人。他只有三千弟兄能继续作战,可其中有数百名得了疾病。

万古雷并未升职,仍然任天豹卫指挥使。孙锐锋任北平卫指挥,方天岳升任都指挥佥事掌燕王驾前侍卫。论品级,指挥使是正三品,都指挥佥事也是正三品,但职务位却高过指挥使。

这本是他的一番好意,尤其是对失去父子丈夫的眷属,他总觉得有些愧疚。

于是,调集了各路大军,耿炳文率三十万士卒,分三路向北平进发。

可是建文帝听信了黄子澄等之ใ言,拜曹国公李景隆为将。

今日除了马禾,老哥们都在,议论的正是昨夜的惨案,商议要不要出手除害人公冶娇来得及时,告诉了许多他们不知道的事,便决定先查明凶手是谁,不忙出手。今夜他们就出来巡ำ游,看看能不能碰上。

富知非道:“听听,这小妮于好狂!”

西门仪道:“我们在真定府遇上余三娘๤等人,并不隐瞒去处,结果在大同府就遭夜袭,老夫怀疑是余三娘泄露了我们的行踪。如果真是她们,锦衣卫当然知道我们来了北平府。”

万古雷叹息道:“这也是无຀奈何的事…”一顿,续道:“黎成你出走匆忙,令堂令妹也来不及知照,如今她们没有了你的音讯,还不知急成个什么样了呢!说起来,真对不住黎兄,这都是我给黎兄带来的劫难…”

记得那一夜乘“艳芳”号大画ฑ舫游秦淮河,与化名史孟春的皇甫楠,还有府台大人的两名幕僚商谈分让三山门外码头的事。父亲在大管家陆文茂陪同下与之周旋,自己้当时心不在焉,只顾ุ听春桃唱曲。正好季兰、西门仪在另一艘游船上一展珠喉琴艺,误将她当作歌妓得罪了她,惹得与她同船的两ä位公子爷大发雷霆。后来天魔地魔找上了他们,双方大打出手。

奇怪,他们怎么到了这里?

公冶子明一见儿子,忙问道:“如何,皇上有了什么重大决策吗?”公冶勋摇头,道:

“派诸王议和…”

公冶娇匆匆进来,没听清,问道:“什么议和,哥,你再说一遍。”

公冶勋道:“仍是方แ孝孺的主意,派李景隆还有兵部尚书大人等去龙潭割地求和,先稳住燕王,等侍援兵。李景隆等去是去了,自然是无功而还。燕王索要黄子澄、齐泰,皇上命李景隆去回复燕王,说该大臣人等已被驱逐,待捉到后交燕王处置。李景隆等不敢再去,皇上命在京藩王陪同前往,今日走了。”娇娇道:“燕王会答应吗?”

公冶勋道:“兵临城下议和,世上只怕没有这样的傻瓜,燕王本就野心勃勃,他要是愿意议和,也下会打到京师门口了!”

公冶子明道:“确实如此,这缓兵计只怕被燕王识破,如今城中ณ尚有二十万兵马,京师城池坚固,足可一战,我儿说是吗?”

公冶勋道:“是的,朝中自有忠臣良将,若固守京师,燕军一时也难攻下!”

夫人道:“阿弥陀佛,但愿守住了城池。”

公冶勋道:“其实守不住城池也并非没有出路,天下之大,哪里都可去得。

只要皇上健在,仍然大有可为。”

公冶子明道:“我儿有何打算。”

公冶勋道:“儿今日回来,就为向爹娘禀告,若皇上一旦ຆ撤出京师,儿只能随驾护卫,到时无法回家拜辞父母…”

公冶子明道:“若皇上决定离京,我等大臣也将随同前๩往,到时我儿虽不能ม回家辞别,但见面亦不难,不必担心。”

公冶勋道:“局势已危,爹娘๤应早作打算,平日就将细软等随身之物收拾好,皇上说走就走,以免到时措手不及!”

夫人道:“皇上真有这意思吗?”

公冶勋道:“这是个ฐ设想,皇上还未提过离京之ใ事。南京城池坚固,又有甲â兵二十万,只要上下齐力同心,必能坚守。

到时各地勤王之兵前来,内外夹攻,必破燕军。“夫人道:“你这么一说,娘就心安了,老天爷有眼,怎能让篡位的逆贼得逞。”

公冶勋道:“话虽这么เ说,但也要有应急的准备,凡事都多留一手,未雨绸缎,有备无患。”一顿。对公冶娇道:“娇็娇要格外小心,若有什么变故,家中就只能依靠你了!”娇娇眼一红,滴下了两颗๣泪珠,道:&quot;哥哥,你该回来和全家在一起,又何必…”

公冶勋道:“近日我虽很少见到皇上,但只要一见到我,皇上就会凄然问道:‘如今燕王得势,文武大臣投降者不少,卿会在危难中ณ弃朕而去吗?’我听了满腹心酸,道:‘陛下,微臣蒙受皇恩,一家两代食皇粮,纵使山河破碎,微臣也尽忠到死!’皇上点头微笑而去,口中ณ呐呐道:‘好、好,朕总算还有几个忠臣…’娇็娇,大哥能在这种时候昔弃皇上吗?”

说着说着也๣忍不住掉下了泪。

公冶子明早ຉ已泪珠滚滚,夫人则伏案痛哭,娇็娇也抽泣不已๐。为仁弱皇帝ຓ,为一家老小的安危,为即将逝去的美好时光、为不可知的未来,一家人围桌痛哭…半晌,公冶勋止住泪,劝住了爹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