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帝刀虚祖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玄武天下强烈推荐:

近些日子来,乐土对晏聪的慕美之词,晏聪自也听过不少,他相信正是因为自己在&quot;灭劫”一役中的表现,让冥皇开始留意他。这次进入禅都面见冥皇,是天司杀亲自安排的,一直做得十分周密。晏聪不明白为什么冥皇要让自己赶赴禅都,此行不知是祸ຖ是福,但他自信以自己้的修为,就算是深入禅都,要困住他也不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何况冥皇也没有任何要这么เ做的理由。

在前往禅都之前,晏聪与梅木见了一面,他没有说曾在云江江畔ึ听到梅木与刑破的交谈,梅木便以为ฦ自己与晏聪是偶然相遇,颇็为ฦ激动,而刑é破依旧对晏聪持不冷不热的态度。

当战传说走入所有营帐中最具气派的那一座时,他几乎已๐忘记了此时自己置身于一座残败的村落旁边。

一种异样的氛围已经笼罩着他,而这样的氛围是他以前从来没有遭遇过的。

好在小夭、爻意对他的态度一如继往,她们对他的信任不是轻易能改变的。

日子平静下来,反而让战传说感到有些茫然,觉得无所适从。自从龙灵关一役之后,他的生活一直是起伏跌宕,难得有所安宁,现在的宁静反而让他有些不习惯了。

"现在,我说那样的日子,是生不如死,你该相信了吧?”

战传说不能ม不承认。

&ุquot;๙他继续向东而行。由á坐忘城向东,先是天机峰,然后就是卜城,最后便是大海了。这么เ大的范围,很难确定羽老会在什么地方隐身,他与我一样是灵族๣中人,要追踪他很不容易。”

&quot;如此说来,我们就只有放弃了?”晏聪道:&quot;๙灵族是威仰驾前四灵的后人,威仰则ท是玄天武帝的最大敌人,大冥王朝乃玄天武帝ຓ所创,灵族๣的使命,恐怕就是要帮助他们所谓的少帝对付大冥王朝吧?如果他们找到了少帝ຓ,再将天瑞甲献与他们的少帝ຓ,那大冥王朝就很危险了——这不是我所希๶望的。”

天司禄道:“我明白了,那么,现在就应双管齐下,天司杀那边也๣不轻易放弃,是也不是?”

姒伊有些答非所问地道:“其实战传说与月狸本就很般配,不是吗?”

黑暗刀刀气一没再现,无限延伸,直取尤在飞跌而出的天司杀!晏聪及时赶至,一式“刀断天涯๹”截下了大劫主志在必得的一击。

天司杀勉强站稳,却已口角溢血。

战传说道:“不错,地司杀对坐忘城之败一定还耿耿于怀,天司禄既ຂ然有为小夭的平安脱๳险接风庆贺之意,本不应该请地司杀府的人入席,除非他不知地司杀与坐忘城的冲突,或者说是淡忘了这一点。”

“天司禄与地司杀同为双相八司之列,不知道的可能ม性极小。”小夭否定道。

大劫主ว果然被激怒了,如果不是不甘放弃天瑞甲,同时自恃可以牢牢把握冥皇,冥皇不会动真格的,以大劫主ว的性格,绝不会如此忍气吞声地隐于危山十九峰中。杀出危山十九峰虽然是迫不得已的选择,但杀向落日峡谷这边时,大劫主ว感受到一种久违了的痛快!没想到晏聪一言点中了他的痛处,大劫主心头顿ู时无名火起。

大劫主如何知道有剑๳帛人在起着推波助澜的作用,冥皇已不能ม不全力对付他了。

闻者再无心多加逗留,匆匆离去。

而广相照已๐顾不得追杀大劫主ว的事了,他以残剩的单臂将小帛扶住,只觉小帛的身子越来越凉,连双眼也像极度疲倦而难以睁开。

中年男子将那ว扇门推开,向战传说道:“战公子请!”随后他自己便倒退着退了出去。

若真的是关于灵使的事,天司杀如此小心防备也是情理中事。

“我会还这个人情的。”战传说道。

“我希望你今天就还这份人情。我从来没有朋友,所以从来没有人欠我人情。”

卿弄影一步步地退后,直至退到เ门口,方转身离去。

冥皇平和从容的神情慢慢地变了,慢慢地阴沉下来。

红衣男子倒飞着撞断了不知多少树枝,最后飞身跌进了一片林木丛中。

战传说以为红衣男子在受挫之后想借机逃遁,岂肯放过?毫不犹豫地掠身而起,紧追过去,亦没入茂密林中。

但他却又不由在心中ณ反问自己้:“自己真的与异域废墟毫无关系吗?那父亲为何每年都要前往废墟古庙中ณ见那神๰秘人?这红衣男子不会平白无故地问这样的问题๤,他为何觉得我与异域废墟应有关系?”

“真的与异域废墟毫无关系?”红衣男子又追问了一句。

在天司禄府中,两ä个ฐ并非天司禄府的女人竟毫无顾忌地直言天司禄爱财如命,如果天司禄亲耳听到这一切,他又将作何想?

当然,就算他亲耳听到,也๣不能有任何举措。他虽然是此间的主ว人,但姒伊已凌驾于他这个ฐ主ว人之上。

同时,眉小楼也已看出战传说与其他到铜雀馆的男人不同,他一定不会是为ฦ寻欢作乐而来,因为ฦ即使是见到眉小楼ä,除了为她的魅力所惊愕之外,未见其有任何亵渎神情,他的眼神真诚而清明。

眉小楼心头暗暗松了一口气。

但此时晏聪所显示的修为ฦ却又证明这种可能ม确实存在。当时,大劫主也的确已预感到เ鬼将可能会遭到危险,但对天瑞甲的渴盼以及对鬼将有足够的信心使他没有及时支援鬼将,结果他既未得到เ天瑞甲â,又折损了鬼将,大劫主心头懊恼无比。损失了鬼将之ใ后,他才知道鬼将的重要性。对于大劫主来说,乐土是陌生的,所以他虽然全力追踪灵族羽老,但最终仍是被羽老成功地摆脱了。而鬼将却与他不同,鬼将潜入乐土已有很多年了,对乐土的熟ງ悉程度绝不在任何乐土人之ใ下,尤其对玄天武帝庙周围一带的情况,更是没有几人能比鬼将更熟ງ悉。如果鬼将没有被杀,大劫主ว相信羽老很可能就无法逃脱他的追踪。

正因为想到เ这些,大劫主对失去了鬼将才显得格外痛心。

如此一来,恐怕不仅景睢自己十分危险,而且还可能导致围困大劫主ว的计划全盘落空。

地司危能看出这一点,大劫主更能看出。他一声冷叱:“先打发了你这无用的废物再说!”信手挥出一刀,即刻挡开地司危的攻击,并直取景睢。身形掠过处,一片幽黑气芒呈弧状向景睢极速蔓延而至,铺天盖地,让人顿有无可抵御的感觉。

“石爷爷他…他…”由á于太过激动,她竟当着妩月的面直呼石敢当为“石爷爷”了。

妩月微立着点了点头,道:“他其实并不会真的死去,这只是我使的金蝉脱๳壳之ใ计。”

“被杀的其实并不是真正的战传说,而只是一个假冒战传说的人。战传说乃ี战曲之子,关于他的种种为非作歹的传闻,本就令人生疑,原来为非作歹祸乱ກ乐土的并非是真正的战传说!”不知为何,天司杀几乎是不假掩饰地袒护战传说。

“依天司杀大人的意思,倒是不二法门失察了?”天司命看似平和,实则有些咄咄逼人地道,因为没有人敢轻易妄言不二法门的失察不公。

于宋有之哈哈笑道:“怎么像个姑娘一般?说几句就受不住了。”

眉温奴道:“有几人像你这样嘴๨快脸຀厚?”

皇影武士就是为ฦ了龙灵图、圣谕而来的,他们岂能让勾祸捷足先登?

三大皇影武士中ณ最为年轻者名为南阳不归,约三旬开外,容貌尚属清俊,只是两ä眼若闭若开,似有神又似无຀神,予人以沉于酒色的印象。此人背插双钩,颇具威势。

爻意却似有所触动,美得让人心醉的眸子深深地望了战传说一眼,忽然道:“你可知若是方才我是对…木帝ຓ威仰说这番话,他会怎么说?”

战传说一怔,复而摇了摇头,示ิ意不知。

“不错,制作这风筝的人的目的,就是欲找到我。我不能再作耽搁了,必须ี立即去见他。”说着,昆吾将风筝向战传说那儿一递,道:“这件事就交给你了。”

战传说稀里糊涂ิ地接过风筝,没等他再问什么,昆吾已匆匆离去,边走边道:“你先回天司禄府,不必等我。”很快便消失在转弯的地方了。

物行领命揭开了白布。

里面果然是一只鹤,通体白羽胜雪,羽毛光洁明亮,很是美丽。

殒惊天的灵柩摆放在内城东门外,只是搭了个ฐ凉棚,禅都百姓可以将凉棚内的情形看得清清楚楚,殒惊天是戴罪城主,当然吸引了不少人的注意力,此刻众人见坐忘城的人仍是对殒惊天如此忠义,并未因为殒惊天已亡,又是戴罪之ใ身而有所改变,都颇为感慨,议论纷纷,都说人在世间走一遭,能得到这么เ多部ຖ下真正的敬重,也便没有白活一回了。

敬佩殒惊天的同时,难免由此滋生对殒惊天是否真的有罪产生了怀疑。

他定是想找到那个假传讯息的人,但结果自然一无所获。在那ว种情况下,一个传讯者又怎能ม引起别人的注意?在他通报了讯息之ใ后,谁也๣不会去管他将何去何从。

此人不但计谋得逞,而且可以说全然不费工夫,全身而退,这如何不让天司杀为ฦ之气结?

若只论锋利、威แ力、名气,其师๲顾浪子的&quot;断天涯”都不在虚祖的&quot;狂澜”之下。

但,有一点&ุquot;断天涯”却是无຀法超越";狂澜”的,那就是&ุquot;狂澜”象征着的忠通霸烈!

或者说,"狂澜”已不仅仅是一件兵器,还是一种精神,一种象征。

大冥王朝在虚祖๢死后,将之留下的狂澜刀珍藏于紫晶宫内,严加守护,百年来再无人见过狂澜刀。

而今,大冥冥皇要将狂澜刀赐与晏聪,其意味不言而喻。

一直很平静的晏聪这时终于显得有些激动了,他道:&quot;帝刀虚祖乃ี真正顶天立地的英雄,我怎能与他相提并论?狂澜刀只有虚祖๢配用,请圣皇收回成命!”

冥皇道:"狂澜刀封刀百年,因为大冥王朝深知狂澜刀内蕴大冥的精义,所以今日本皇决定将此刀赐与你,也不会是轻卒的决定,而是经过了深思熟虑的。”

顿了一顿,他接着道:&ุquot;除了因为你重挫大劫主让本皇要将此刀赐与你外,赐狂澜刀还有另外一番用意。”

晏聪道:&quot;请圣皇明示!”

冥皇道:&quot;劫域滋扰乐土,杀戮无辜,大冥已决定攻伐劫域——这些事,你都知道吧?”

晏聪点了点头。

"本皇有意以你为ฦ此次攻伐劫域大军的统帅,赐与狂澜刀,就是希望你能如帝刀虚祖一样忠勇!”

晏聪顿ู时怔住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玄武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