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1(1 / 9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皮手札强烈推荐:

《人皮手札1之遗漏的天机》

txt制作人:小飞飞ps小飞飞永远爱小杰杰

作者简介

狼七,作者原名闫志洋,长春人,男ç,大学时代校园风云人物,毕业之ใ后忽然人间蒸,蜗居荒村,过起隐居的生活。因为不可抗拒的宿命,成为家族隔代相传的守陵人,他的生活被隐匿,他的行为ฦ被限制。身份不详,年龄不详,籍贯不详,据称他深居简出,经常一袭黑衣示人。

这真的不是历史,但这确实就是历史。

一只守护在身边的灵异剥皮鼠。一个若隐若现的鬼兵。一个似真似似的古墓传说。一个ฐ隐匿在历史薄纱中的神๰秘人物。一个年过古稀的藏传佛教高僧……这些究竟会带来什么?命运在宿命的岁盘上颠覆。身边与我有关的人相继死去,方式各异,犹如一个个仪式,我想伸手阻止,却现自己的无຀力。是天意还是阴谋?人性沉浮,命运轮回,贪欲挣扎交织,困兽犹斗。死亡如影随形,当陵墓的神秘面纱被一层层揭开之ใ后,结果却出乎ๆ所有人的意料。而我,除了网络,依旧与世隔绝……

楔子

如果不是一次偶然我绝对不会想到เ这个世界上真的会有那些只能出现在中的情节。

真的很后悔为什么自己当时没有带上一部dv把所有的事情都以影像的形式记录下来,也许记录出的东西将比任何一部ຖ恐怖更加恐怖。

我曾将我这些经历告诉天涯๹上认识的一些朋友,他们开始只是抱着怀疑ທ的态度听听,渐渐的他们开始目瞪口呆,最后他们都不停的问我同一个问题。再最后他们只是无奈的摇头,不停的说如果你所说的一切都是真的的话,如果你说的那本手札真的存在的话,那就太可怕了!

不仅仅是他们,就连我自己也总是在晚上无法安眠的时候默默的问自己้那些事情都是真的吗?

这个城市的夜晚总是来的很快去的很慢,我总是在夜里才上线。于是我认识了天涯๹上的另外一个姐姐,当我再次讲起这个故事的时候,对方แ沉默了。几天之后她便给我过来一副图片,那是她亲手做的,画面的背景是暗黑色的,明明灭灭的光线中眼映出一个断壁残垣的小山村,在村口有一棵苍老而且已经枯萎的歪脖子树。

看了这幅画我开始有些惊讶于这位姐姐惊人的想象力,她竟然在我描绘完故乡之ใ后这样清晰的画出了这幅画,她告诉我这幅画她已经拿去参加画展了,而且获了奖。不过几天前๩她又告诉我画展被盗了,整个画室一片凌乱,所有的画都被破坏了,只是她并没有从这些残骸中ณ找到那副画ฑ。之后她又开始鼓励我把那个故事写出来,也๣许会是一篇很吸引人的,只是我实在没有想到เ自从我把那ว些事情贴在博客上之ใ后我的生活会这样彻底的改变,此刻我就像一个落魄的乞丐一样躲避着一些奇怪的人,偷偷的钻๵进网吧把我所经历的这些告诉你们!

神秘的手札1

我知道爷爷去世的消息的时候他早已经久久的离开了我,暑假的时候父亲告诉我老家已๐经没有人居住了,而爷爷的遗物现在还留下老房子里,他希望我能ม陪他回一次老家收拾一下爷爷的老房子。抱着嫉妒的愧疚之情我答应了父亲。就在暑假即将结束的时候父亲告诉我今天我们就回老家吧!

我的老家在承德市的一个小山村,这个ฐ小山村有一个很有地方特色的名字:南栗村。可是在我眼中ณ这个ฐ名字是那ว样的不值得一提,因为ฦ他还有另外一个怪异的名字:寡妇村。

很小的时候我对这个ฐ字眼并不是很清楚,但是随着年龄的渐渐增长,我忽然之间就明白了其中的意思。那时候我隐隐约约的记得在我的祖辈中只有爷爷一个男人,而村中的其他男人都不在了。我曾无数次的问爸爸,他只是含含糊糊的告诉我,那些长辈们都是在一个月里离奇的死去的。车子在一条小路上缓缓的蜗行,父亲面无表情的望着前面。周围的山像一个个鬼魅的影子一样渐渐的从我们身边闪过。忽然父亲停下车问道:狼七,你还记得你曾经问过我的问题๤吗?我有些诧异的望着父亲。他点上一根烟,烟圈在他的之ใ间轻轻的缭绕着。后来父亲静静的靠在椅子上,眉头紧锁着缓缓的说,40年前,那时候我们刚刚从沈阳搬到这里,那时候我只有几岁而已。那ว时候这个ฐ村子有很多人,只是后来全村的男丁都去了一个ฐ神秘的地方,一个大宝藏。他们在村长的带领下去了那个神๰秘的地方,我清楚的记得他们离开的时候已经是深秋了,经历了整整一个ฐ冬天之后村子里的男人们只回来一半,他们在一个春雨连绵的夜晚像鬼魅一样的出现在村口,那天晚上所有的狗都在狂吠,所有人家都灯火通明。

村里所有的女人,所有的孩子都集聚到村口来接他们的丈夫和父亲或者是兄弟。可是很多人开心,很多人哭泣。和村长一起走的75๓个ฐ人最后只回来了3๑2个ฐ人。当人们问起其他男人的下落的时候,回来的男人们只是摇头,他们的目光像是木头一样死死的凝视着前方,而你的爷爷也๣在没有回来的人中间。第二天回村的男人们每家每户的送去一些钱物,这些东西足够他们用很久ื的。他们的目光依然呆滞。后来听一些女人们说,这些男ç人回来之后从来不吃肉,甚至炒菜的时候从来不放油。他们睡觉的时候从来不敢关灯,有些男人甚至在白天睡觉,在夜里静静的坐在炕上默默的一袋一袋的抽着火烟。几天之后便有人举家离开了村子,而留在村子里的男人在一个月之后都离奇的死亡了。那时候死亡似乎像某种瘟疫一样在这个ฐ小村子里蔓延着,他们死去的样子极其恐怖,眼神空洞,身体的青筋爆出,似乎ๆ在与自己้进行着强烈的挣扎。又过去了半年,你的爷爷忽然回来了。他穿着一身破旧ງ的衣服,身后背着一个ฐ大大的包裹๥,胡子和头已经将脸深深的埋在了里面。他是一路乞讨回到村子的,自从他回来之后便像变了一个人一样的沉默,他就像其他男人一样不吃肉,昼伏夜出,整天整天的抽烟。眼角旁้边有很大很大的黑眼圈,那是长期睡眠不足造成的。父亲说完又开始沉默了下去,他动了车子。外面的阳光很明媚,可是我的心中却布๧满了一层厚厚的阴影。

父亲是从来不会说谎话的,那些老人们究竟经历了什么?我一直静静的把自己蜷缩在座位上,像一个受伤的孩子一样静静的回想着父亲所说的话。车子驶下柏油马路接着是一段崎岖不平的小路,他面无຀表情的开着车子,任两ä边黑压压的山峰从我们身边飞快的掠过。大约半个小时之ใ后父亲终于把车子停下了,前面就是我的故乡๥。故乡๥两个ฐ字似乎有种很沉重的感觉,眼前的景象与之ใ前๩我印象中的家乡完全不同。村口挺立着一株已经枯萎的老槐树,原本密布在山上山下的房子现在也只剩ທ下断壁残垣了,整个村子完全荒废了,死气沉沉的。一只乌鸦站在老槐ຈ树上不厌其烦的惊叫着,我有种不详的预感。

这个村子是依山而建的,在村子中间有一天干涸的河道,我记得小的时候一旦下雨的时候河里就会有很多水,可是现在这样的情景已经不多见了。爷爷居住的房子是最里面的一间,我和父亲走下车向老屋走去。老屋门前๩已经被深深的荒草蔓延开了,拨开荒草终于在这片凄凉的荒草尽头找到了一扇已经破旧不堪的木门。我推开木门,前面是一条鹅卵石铺砌而成的路,这条小路的两边生长着桃树,此时并不是桃花盛开的季节,在靠右的桃树旁边有一口深深的枯井,小的时候我总是每次走过桃树的时候都远远的躲开那ว口井,那时候我就隐隐的觉得似乎那口井里会飘出某些可怕的东西爷爷的房间很乱,一些废弃的书本散了一地,我实在不知道我们究竟在这里能收拾什么。父亲站在屋子中似乎ๆ是在回想着什么,忽然他的目光在靠近门口的地方停住了,注视了良久之ใ后父亲抄起一把木棍狠狠的敲击着墙壁,巨大的撞击使得房梁都有些颤๶,刺鼻的灰尘瞬间冲进了我的鼻孔。

大约一分钟之ใ后那面前上居然被父亲砸出了一个ฐ拳头大小的洞口,父亲看见洞口才放下木棍。小心翼翼的伸手进去,从那里面那出了一个黑色的木盒子,那个ฐ盒子很精致,黑色的光泽圆润而细腻,看起来似乎并不是木头之类的东西制ๆ成了,当然更不会是金属。父亲轻轻的抚摸着这个黑色的盒子,轻轻的松了一口气。之后他轻轻的打开盒子,瞬间一种我从来没有尝试过的味道冲进了我的鼻孔。他从里面那出一本手札,那是一个厚厚的本子。

“这个是什么เ?”我问道。

“你爷爷的手札。”父亲的话很简练。

“我可以看看吗?”人总是有种窥探别人隐私的好奇心,更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爷爷,一个沉默寡言,也许曾经经历过无数离奇故事的爷爷。

“好吧!”爸爸迟疑ທ了一下之后把那ว本厚厚的手札交到เ了我的手上。

拿到เ手札,忽然感到这个手札有些厚重。我坐在老屋子里,打开手札。这个手札的纸似乎有些特别,虽然经历数年但是却依然很有质感,不像是一般的纸。

“爸爸,这纸好特别啊!”我惊讶的望着父亲,父亲没有理我,坐在一旁้,点上一根烟。

“这纸……”爸爸吐出一口烟,烟雾缭绕在我的面前๩,然后接着说,“这纸是人皮做的!”

爸爸的话让我心口一寒,立刻觉得手上油腻腻的,似乎那ว纸上还挂着死者身上的尸油。

“这……这是人皮书๰?”我的嘴唇明显在颤抖。

爸爸点了点头。

我捧着这本用人皮做的手札,心里乱作一团。

“不想看看里面写了什么เ?”爸爸掐灭手中的烟说道。

“还是,还是算了吧!”我颤颤巍巍的把手札交给爸爸,他把手札放在那个ฐ黑色的盒子中,在盒子关上的瞬间,我的眼睛瞥见了一个黢黑的物事,虽然看的不是很清楚,但是我感觉那ว个东西似乎在动!房子很快收拾完了,这件事也๣渐渐的被我遗忘了。直到迁祖坟的时候生的一件事才让我想起那ว本手札!

神秘的手札2

爸爸的口头禅是“有福之ใ人不落无福之地!”,虽然我的老家是一个偏僻的小山村,不过幸运的是这里的资源丰ถ富,最主要的就是铁ກ矿。据说在我们村子的下面富含大量的铁矿,随之而来的就是搬迁,实际上“寡妇村”里的人所剩无຀几,所以所谓的搬迁不过是迁祖๢坟。

迁祖๢坟的时候爸爸由于工ื作很忙一直没有时间回去,又正赶上我大学毕业,于是我便欣然的回到เ了老家。距离上次一给爷爷收拾老屋子已๐经一年之久了。

迁祖坟基本上也没有什么神๰秘的,我们这边流行的规矩是傍晚挖开祖坟,夜间才将尸骨收敛起来,拿到เ家里用醋清洗干净,然后第二天凌晨再装ณ入新的棺椁,择日入葬。

这天早早的二大伯就告诉我要我准备一下,晚上的时候一家的男男ç人都要参与收敛祖๢先的尸骨。于是白天我便美美的睡了一觉,傍晚吃过晚饭,我忽然觉得胃里一阵阵的痉挛,刚走出家门就疼的我倒在了地上。

二伯有些着急,立刻让他家的大哥陪我去了卫生所。走到卫生所的时候,剧ຕ烈的疼痛已经让我浑身是汗了。大夫检查了一遍告诉我我们我得的是急性阑尾炎,最好做手术。可是卫生所的条件有有限只能先输一些消炎类的药物,我和大哥无奈的等在卫生所里。等全部的消เ炎药都输完之ใ后已经是夜间十一点了。

大哥搀着我往他家里走,村口的老槐树在月影下晃动着,让我总是觉得阴冷冷的。走到门口惊讶的现大家都已经回来了,我们走进屋子,屋里的气氛很凝重,二大伯坐在炕上不停地吸着烟,其他几个参加迁坟的人也都眉头紧ู皱。我犹豫了望了望同样不知所措的大哥,他摇了摇头。

忽然二大伯放下手中ณ的烟说道:“洋洋,你身体怎么样?”

“没什么大碍了!”话虽如此可是我的语气仍然很无力。“大伯,怎么了?你们不是去迁坟了吗?这么快?”

我的话一出口便觉二大伯脸຀的微变,然后长长地叹了一口气。

“你不知道,咱们的祖๢坟是空的!”说话的是站在一旁的五叔。

“空的?”我觉得这句话简直就是天方夜谭。“怎么可能ม?那爷爷的坟呢?”

“一样,也是空的!”二大伯平静的说。

“爸,爷爷出殡的时候我们不是亲眼看到棺材下葬的嘛ใ。不会吧!”大哥试探的问了一句。

二大伯瞪了大哥一眼,二大伯和大哥之ใ间很早ຉ就有矛盾,两ä个人都看不上对方แ,一句再普通不过的话也๣能挑出毛病来。

“我也不是瞎子?我们去看了,就是没有,你不信你自己去看啊!”二大伯冲着大哥嚷道。

大哥嘴撅起来,想要说什么最后还是咽了回去,“好,我去看看!”说着他扭身走了出去。

“大哥,你去哪啊?这么晚了?”我追出去喊道。

“你别管,我就不相信死人也๣会跑了!”说着他已经走出了院子,我紧紧的跟了出去。走出门的时候大哥已经不见了踪影。

我晕,这么晚了,难道他还真的去坟地啊?我犹豫了片刻,也跟了出去。祖๢坟在一片槐树林中,距离这里大概ฐ半里左ุ右。我沿着一条小路向祖坟的地方走去,月光很亮,小路两ä旁的玉米地传来沙沙的声音还有夏虫嘈杂的叫声。如果不是大哥在前๩面,你就是打死我,我也不会在这么เ晚的时候走这条小路。

半里路,我走了有一个小时,可是依然没有看见那片高大的槐ຈ树林,越往前๩走,我的心里越打鼓。这么晚了,到这个ฐ鬼地方来,前๩面那条羊肠小路好像总也看不到头,难不成我今天也幸运的遇见所谓的“鬼打墙”了?不会那么幸运吧,我打彩票可是一次都不中ณ的!

我慢慢往前走着,忽然远远的看见一个人影,坐在路旁้边的一块大青石板上。我以为是大哥,于是加快了步子,可是越往前走,我越是觉得纳闷。借着明亮的月光,我看见一个ฐ穿着青灰色军装ณ,带着军帽的男ç人正坐在青石板上,低着头做着什么เ。从背影上看,这个人绝不可能是大哥,他比大哥瘦小的多。

见鬼,这么晚了会是谁?

在我接近他的时候他抬起了头,暮光朦胧的望着我,我看见他的眼眶上挂着泪水。他轻轻的擦了擦,然后站了起来,身体笔直,如同站军姿一样。

“兄弟,你是做什么เ的?这么晚了在这里哭?”我试探着问道。

“站岗!”他的口齿很清楚,朗朗的传进我的耳朵。

“这里?这里站个屁岗啊?”我觉得我的耳朵听错了。

“这个ฐ……你是什么人?这么晚来这里做什么?”他没有回答我的问题๤反问我道,“这山上有个军事基地,你最好快点离开这里!”

“这里有军事基地?”我的心头一紧,早ຉ就从书上看见过,说一些军工ื厂或者是别ี的什么เ重要的军事目标都隐藏在不为人知的深山老林里,莫非我家这里还真的有个ฐ别ี人不知道的军事基地不成。

“看你不像是坏人,你为ฦ什么这么晚来这里啊?”他打量了我一番๘说道。

“我找人啊!”

“找人?”他脸຀上显出惊讶的表情,“这么晚了你找什么เ人啊?”

“我大哥,和他爸爸赌气跑了出来,你不是在这里站岗吗?刚ธ才有没有见到有个人跑过去啊?”

“什么เ?”我的话让他的神情紧张了起来,他立刻๑握紧了一直挂在身后的半自动冲锋枪说道,“刚才有人跑过去了?你确定吗?”

“我是问你,我也是沿着这条路追过来的!”

“哦!”他的神๰情这才放松了下来,“不可能的,我一直在这里站岗,要是有人跑过去我该知道的!”

“可我是一直沿着这条路追过来的啊!”我辩解道。

他望了望我身后,然后看了看前面,犹豫了片刻๑说道,“好吧,我陪你往前找找,不过肯定不会有人到前面去的!”

说着他已经走在了前面,我紧紧的跟在他身后,好奇的打量着眼前的这个ฐ身材瘦小的士兵。

“你来这里多久了?”我问道。

“三年多了!”他的回答利落干脆。

“哦,你多大啊?看着你比我还小!”

“19了!”他说着微笑着望着我说,“你呢?”

“晕,你肯定要叫我声大哥了,我今年25了,大学刚毕业!”

“真的吗?你是大学生啊?”他的羡慕的望着我说,“出来就是铁饭碗啊!”

“去死吧,铁个ฐ屁啊!现在毕业等于失业,我真是羡慕你,早ຉ知道不上大学当兵多好!”

“嘿๹嘿!”他憨憨的笑道,“好是好,可是太孤独了,而且总是想家!”

“你不是当了三年兵了吗?还会想家啊?”

“我们这里是绝密的,所以在没有退伍之前๩是决不能ม离开这里的!”他长长的叹了一口气。

“总会好的,别想的那么多!”

我们边说边向前走,隐隐的我看见一个ฐ黑色的崖面,巍ณ然的毅力在眼前๩,黑色的崖面上爬满了爬山虎。

“前๩面就是基地了,他肯定没有来这里,你还是早ຉ定回去吧!”他停下脚步说道。

“恩,可能真是我走错路了!”说着我们转身沿着来时的路走了出去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皮手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