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2(1 / 7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皮手札强烈推荐:

,可是依然没有看见巫ใ媛媛的人影。这里荒郊๦野外的,巫媛媛究竟跑去了哪里?她不是遇见什么状况了吧,越想我的心里越觉得害怕,不过转念一想,剥皮鼠一定一直在跟着巫ใ媛媛,也许不会出什么大事情。我开着车缓慢的向市๦区驶去,暴雨依然很大,走到楼下的时候天已๐经安全黯淡了下来。

坐上电梯,我直接按下的了十四楼的按钮。电梯缓缓地开动了,即便看到了秦羽的墓碑,

我却始终不相信秦羽真的已经死了,我在路上一直不停地说服自己,今天所看到的都是假的,

没错都是假的。

电梯停下了,那ว扇门缓缓地打开,我犹豫着走出了电梯。站在走廊里,忽然有种失落的

感觉。我是怎么了?我艰难的迈着步子走到1403๑室的门前,在门上轻轻的敲击着,可是过了良久ื里面并没有传来我想象中的拖鞋与地板撞击所出的“塔塔”声。我开始有些狂躁不安了,用力的敲击着14๒03๑室的门。声音很大,这时旁้边的邻居老太太推开了门,惊讶的望着一脸狂躁的我说道,“您认识1้403室的人吗?”

“嗯。”我点了点头,眼神中充满了期待。“大妈,您知道1403๑室里的人在哪里吗?”

老太太上下打量着我,然后微微的点了点头说道,“哎,你跟我来吧!”说着老太太请我走进了她家。

在沙上坐定之后老太太才缓缓的说道,“你叫闫志洋?”

我很惊讶的望着老太太匆忙的点了点头。随后问道:“您是怎么เ知道我的名字的?”

老太太不慌不忙的站起来,回到เ卧室,一分钟之后老太太从卧室中ณ走了出来,手中多出

了一张用报纸抱着的画ฑ。她把画ฑ平铺在茶几上,我竟然看到了五年前秦羽给我画的那幅画,在下面的落款上用娟细的笔迹书๰写着“挚爱——闫志洋。”我的眼睛在那个瞬间湿润了。

“大妈?秦羽呢?”我更是迫不及待的想知道秦羽的下落了,不管她变成什么样,我还是想对她说我会一直爱着她,一生一世好好的照顾她。“你听我慢慢和你说。”老太太坐在我旁边,用手轻轻的抚摸着那幅画ฑ,淡淡的说道,

“秦羽是个好女孩,只是她的命太苦了。”

再将近两个ฐ小时的时间里,我一直沉浸在秦羽的故事中,泪水一直没有停止过。在大一

的那年寒假,一件大事便生在了秦羽身上,收养秦羽的叔叔婶婶因为生意失败而双双坠楼自杀,只留下秦羽和她的妹妹秦蕾。可是这还不够,这个已๐经饱经命运折磨的女孩子很快得到เ了另外一个ฐ消เ息,妹妹秦蕾得了红斑狼疮。疼苦让这个只有十二岁的小女孩难以忍受,为了帮妹妹治病,秦羽变卖了家中所有可以变卖的东西,最后只剩下这座房子。可是妹妹的病却没有任何好转。最后秦羽选择了另一条路,那就是出卖自己的肉体。她每次拿到เ用自己้的身体赚来的钱๥的时候心里即开心,又觉得痛苦。她开心,因为有了钱,妹妹的痛苦就可以减轻。她开心,因为在她心里一直深深的爱着一个ฐ男孩。她总是在夜深人静,那些贪婪的男人酣睡的时候悄悄的离开卧室,然后走到书房,静静的望着悬挂在墙上的男ç孩的画像呆,然后不停地流泪。虽然很多男ç人想保养秦羽,但是一想到เ秦蕾的病是个无底洞便再也๣不提这件事了。虽然每天进进出出她家的男人无຀数,但是秦羽从来不允许任何人走进那ว间书房,因为那是她仅存的一片神圣之地。可是事情还是急转直下生了很多变化,两年之ใ后秦蕾的病情突然恶化,还没有送到医院就已经烟气了。这件事对秦羽的打击非常大,她总是在晚上无聊的时候就找隔壁的大妈说话聊天,将所有的事情都说给大妈听。当她将自己้的故事一遍又一遍的讲完之后的那天晚上忽然给了大妈一张画,那画ฑ上站着的正是她深爱着的男孩子。

然后又将140่3๑的钥匙交给了大妈,她对大妈说也๣许过几年画像中的男孩回来找她,到时候就把这个ฐ钥匙交给这个ฐ男孩。然后告诉男孩生在她身上的一切就在那天晚上秦羽坠楼ä自杀了。

听完老太太的话,我的心情更加沉重了,我拿着那把钥๓匙,手里沉甸甸的。离开老太太的房间,站在秦羽房间的门口我一直犹豫不决。不过最后我还是将打开了秦羽的房门,门刚刚打开,一股陈腐的霉味便冲进了我的鼻子,显然这间房子已๐经很久没人住过了。

房间里黑洞洞的,我很难想像今天上午就是在这件房间我见到了秦羽。可是现在一切都已经物是人非了,正在这时我的眼前忽然快的掠过一个人影。我的目光随着黑影望过去,可是什么也没有现。我连忙打开等,客厅收拾的很整洁,和我初ม次今天刚ธ来的时候一样。在客厅的茶几上平放着一张信用卡,那ว是我今天给秦羽留แ下的。在信用卡的下面压着一张天蓝ณ色的信纸,在信纸的旁边画着一幅画ฑ。

我拿起那幅画,画ฑ纸上是一个身材高大,穿着白色羽毛外衣,外表英俊的男ç人。他的身后跟着一直巨เ大的老鼠,在这张画ฑ的落款处写着:羽人将军。四个ฐ大字。难道秦羽知道羽人将军?

想到เ这里我连忙拿起秦羽留给我的那封信。

洋洋:

你好!我知道你一定会来找我,而且一定会看到这封信的。你能ม进来说明隔壁的大妈已๐经和你说了关于我的事情了吧!请你不要伤心,这就是命运,每个人都有自己的命运,很多是改变不了的,就像你出生注定就是守灵人一样。

看到เ这里你一定感到很惊讶吧。惊讶我是怎么知道的,好吧,那我就告诉你一个秘密。我能ม看见听见一些平常人看不见的东西。请你千万不要误会这是天眼,或者其他的什么เ东西。那只是一种感觉,或者说是幻觉。

很小的时候我就经常被耳边的吵闹声吵醒,但是醒来睁开眼睛却看不见人。后来父母除了车祸,在那一次我看到了从血泊中爬起来的父母。母亲像活着的时候一样的温柔的抚摸着我的头,轻轻的告诉我说“孩子,你要好好照顾妹妹。”

从那时候开始我的那ว种感觉越来越明显,听到เ的鬼话越来越清晰。就这样我可以预见别人的死亡,每次我都能准确的预测出那些即将死去的人的死法还有死亡时间。我曾将这些告诉给我最好的朋友,开始她们一直怀疑我说话的真实性。然而当一切确实生了之ใ后,他们开始用怪异的目光看着我,所有人都不再理睬我。我变成了一个ฐ女巫,被彻底孤立了。

从那之后我竭力的抑制自己้的感觉,终于我再也听不见看不见了,直到大学的时候我遇见了你。你的出现对于我们的大学来说也๣许并不是一件好事。因为伴随着你到来的还有无຀数的怪异的东西。

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我怔住了,因为从高中开始我就已经听不见鬼语了,可是遇见了你之后我的耳边又开始嘈杂了起来,而且那种吵闹声比之前๩还要强烈。我隐隐的从他们的空中听到守灵人之类的字眼。

我在上面说过你的到来对于我们学校来说并不是一件好事,是有原因的。你记得在你出现在大学之后这个ฐ学校生了多少起自杀案吗?一共四起,是每年一个。具体的原因我不想说的太过直白,但是我想凭借着你的聪明应该能ม够想得到。

在这个桌子的一旁摆放着一幅画,那是我的祖先,他的名字叫秦歌。我记得很小的时候父亲总是在祭祀祖先的日子里将这幅画ฑ请出来,然后恭敬的磕头。他也会在夜深人静的时候给我讲一些关于画像上的人的故事。

我的祖先世代以作画ฑ为生,然而秦歌却是一个例外,他天生力大无຀比。对于作画他根本一点兴趣也没有,在他十六岁的时候便进入了军队。由于其作战勇猛,所以很快便被破格提拔成了副将军。

但是刚刚被提升不久,秦歌便失踪了。大家四处搜寻,然后整整一个ฐ月过去了却依然没有现人影。又过来一个月的夜里秦歌忽然骑着一直硕大的黑老鼠出现在家里,他穿着一身羽毛做的衣服跪在父母面前๩,他告诉父母,他是注定的羽人将军。他要做的就是配合守灵人一起守灵。

第二天他便离开了。我知道你就是守灵人,也许这幅画会对你有所帮助。洋洋,我走了,我知道你很开心,所以我走的也很快乐。

秦羽

读完这封信,我的泪水已经溢满了眼眶,秦羽死了。我站起身感觉这个房间里依然缭绕着秦羽身上的味道。我卷起那幅画关掉了灯,离开了秦羽的房间。

当我步履蹒跚的走到十五楼的时候已经是上气不接下气了,可能是因为ฦ过去悲伤的缘故,走起路的度也变得缓慢了很多。推开房门我瘫软的坐在沙上,这时候我的门铃又响了起来。我下意识的看了看表,现在已经是夜里十一点了,会是谁呢?我走到门前,透过幽深的猫眼我看见一个被淋成了落汤鸡的美女——巫媛媛。我打开门,巫媛媛拉着一个皮箱气鼓鼓的走了进来。把皮箱仍在地上,打开箱子,剥皮鼠一纵身从箱子里跳了出来,跃入我的怀里。巫媛媛也๣不看我,从箱子里拿出几件衣服便直接冲进了浴ภ室。

我茫然的站在客厅里,她俨然一副这房子主人的姿态。我无奈地关上房门,坐在沙上,用手轻轻的抚摸着怀里的剥皮鼠。它温顺的趴在我的怀里,对于我的抚摸似乎很享用的样子。我无论如何也无法想象这么เ一直温顺ิ的小老鼠会硬生生的将人皮剥ຓ落下来

“喂,闫志洋。你家有没有吃的?”巫媛媛一边洗澡一边大叫着说。

“有,泡面!”这时候我才想起整整一天自己也没有吃什么เ东西。

闫世会:

见信如面。

今天早晨收到兄长的信,你告诉了我一个ฐ沮丧的消เ息:粮草还没有出。现在已经军心大乱了。兄长应该还记得上一封信我和你说过的现的那个ฐ洞穴吧。现在我每天派一批身手敏捷的士兵去洞穴中ณ捉一些鱼来食用,第一天士兵们带来了一大批那种味道鲜ຒ美的鱼,可是第二天他们去得时候却现溪流中ณ一条鱼也没有了。

我知道这件事之后便再次走进了那ว个洞穴,可是当我进去却现溪水中真的一条鱼๠也没有了。似乎ๆ那些鱼在一夜之间都躲起来了。

因为ฦ没有粮食,最近几天频๗频军队频频๗与距离这里几十里的村民生争执。这种争执逐渐升级,演化成一起又一起恶性的杀人事件,我一怒之下将几个闹事的士兵全部斩了。事态总算又恢复了控制。

谁知那天晚上我的副官居然笑眯眯的给我端上来一碗肉,那肉质非常细腻,浓郁的香气传得很远。我望着那碗肉不禁口水直流,我问副将这些肉是从哪里来的?他支支吾吾的说道是杀了几匹战马。

他在说谎,军营的马在几天前已经彻底杀光了,现在又哪里会有马呢?我脸຀色阴沉的问道这些肉是从哪里来的?

他这才告诉我这是今天被我斩的那ว几个ฐ士兵。我愤怒的将面前๩的一整碗人肉推到เ了地上,“你们怎么能ม这样?再怎么饿也不能ม吃人肉啊?”

“将军,我们已经十几天没有吃过一顿饱饭了,朝廷的粮草至今也没有运到,我们总不能眼睁睁的等死啊!”副将一脸无奈地说道。

“大家都在吃吗?”我的语气稍微缓和了下来,副将的话不无຀道理。现在我们已经走到了山穷水尽的地步。可是我却无论如何也不肯吃那些人肉。

接下来的一切都开始不受控制了,军营里开始一场残酷的竞赛——人吃人的竞赛。他们在校场摆下了一个ฐ擂台,如果有人上去将人杀死,那么杀人者变可以分到一整条大腿,这样的竞赛每时每刻都在我的身边演绎着。

今天副将匆匆跑进来我的营帐中ณ,满脸大汗,脸色苍白,死灰般的眼睛没有一丝光芒。他看见我噗通一下跪在我的面前,泪水一下子从眼眶中ณ涌了出来,副将姓刘ถ是一个ฐ山东大汉,他的口头禅一直都是好男儿宁流血,不流泪。然而今天他却哭的像个孩子,我惊讶的望着他知道一定生了什么เ大事。

我连忙扶起跪在地上的副将问道生了什么事。原来几天前他的妻子女扮男ç装来到เ了军营中ณ,由á于我们的军队负责找寻王陵,所以不允许携带家眷。但是他的妻子却应为过度想念他于是女扮男ç装将自己้打扮成一个士兵,一直配在他身边。可是那天上午我排他到เ洞穴中去看看里面有没有鱼,而他的妻子由á于身体不舒服便留在了军营中。

可是中午他返回的时候才现妻子根本就不再营帐中,他四处找寻着妻子的下落。最后在煮ุ饭的大锅旁้现了妻子的衣服和玉佩。他立刻揭开锅,在那ว口沸腾的大锅中ณ他现了妻子的手臂,因为他知道妻子家的女孩在手臂上都刻๑着一朵梅花。

我听了之ใ后大怒,正在这时一个ฐ士兵端着一碗热腾腾的人肉兴冲冲的跑了进来,喜笑颜开的说道:“将军,今天居然在军营里现了一个ฐ女人,我们把最好的部分留给了将军您!”说着他把那ว碗肉递到我的面前,碗里是两枚女人的乳头,我一用力将碗剥ຓ落在地,顺势抽出配在腰间的宝剑๳,剑锋冰冷的刺入了一脸惶惑的士兵的胸口。

士兵表情痛苦的扑到在我的面前,身体无力的抽动了几下便咽气了。这种事情绝不能再生了。我立刻召集所有的士兵,下令如果再出现这样的事情便将杀人者五马分尸。正在这时一个士兵气喘吁吁的从外面跑了进来,大呼:“将军,我们有救了,我们有救了!”

我连忙问道:“是不是朝廷的粮草到了?”

“不是,不过我们在距离这里六十里外的山上现了一窝贼寇,他们的粮草足够咱们用的了!”士兵的话提醒了我,不能ม抢老百姓的粮食,但是我们可就这样我命令立刻整顿大军开往六十里外的山寨。那ว个ฐ我们这只虎狼之师๲面前显得是那样的不堪一击,我们轻而易举的得手了。可是却现山寨中的粮草并不像我们想象的那样充足,最多只能维持三天用的。可是这个ฐ我们却在这个ฐ山寨里现了很多女人,这些女人都被士兵们分走了。傍晚的时候,副将将两个娇滴滴的女子送入到我的营帐中,他们是一对孪生姐妹,天生丽质,娇媚动人。

虽然我再三谦让,可是看见这两个女子眼神中含泪的目光,我最后决定将她们留下。因为我深知军营里对待这些女人是惨绝人寰的,刚ธ刚回来的时候就有几个ฐ女人受不了侮辱而自戕。

她们叫大乔和小乔,让我想起了吴国的大乔๒和小乔。不过实在很难想象在这样的深山老林中ณ会有生的这般美貌的女子,他们是寨主的女儿,而寨主则在我进入山寨的时候被我斩于马下了。

大乔眼睛含泪的望着我,而小乔的眼神中却多了几分仇恨。由á于粮食有限,所以我命人每天只做一些粥来吃,加上每人一个ฐ大饼。将军的待遇相对较好,所以我将自己的食物和她们分食。大乔感激的欲哭无泪,而小乔๒的眼神中ณ却一直隐藏着杀机。随着时间的推移粮草越来越少,虽然我已经颁布了命令尽量节约粮食的用度,但是无论怎样节省还是不能ม解决问题。渐渐的杀人的风潮又在军营里悄然的盛行了起来。前๩几天的中午参军找到了我,在我的耳边悄悄的说道,“现在军营的粮食已经所剩ທ无几了,剩下的那一点点粮食全部ຖ留给将军和副将们食用了,士兵们只能去山上找一些野菜或者树皮吃了。我看了看坐在一旁้眼巴巴๒看着我的大乔和小乔,心生怜悯,如果不是有她们姐妹在帐中ณ,我一定不会同意参军的做法,不过现在我只能ม勉强的点了点头。大乔和小乔已๐经和我生活了十几天了,在这十几天里我从来没让她们任何一个人服侍过我,一则我不想乘人之ใ危,二则ท现在军情紧急,我根本无暇想儿女情长的事情。小乔眼神中的杀机渐渐的开始消融了。

前๩天中午,刘副将忽然冲进我的营帐຀之中,气喘吁吁的望着我,眼神๰中露出无຀比惊恐的神情。我问他生了什么事,他的身体一直剧烈的颤๶抖着,却一句话也说不出来。我焦急的询问着。他终于缓缓地说出了事情的原委,原来今天早晨军营里死去了很多人。他们的身上没有任何伤口,而且也没有中毒的迹象。死者的眼睛中充满了恐惧和绝望,似乎ๆ他们在临死前看到了什么เ可怕的东西,感到自己的命不久矣。

我立刻拿起佩剑正准备跟着刘ถ副将出去的时候,小乔๒忽然拦住了我。“将军,我和你一起去!”她的眼神坚定,不容置疑ທ。

“你?一个女人家就老实的在营帐中ณ待着吧!”我推开站在面前的小乔๒说,谁知当我的手即将碰到เ她身体的时候她却巧ู妙地躲开了,虽然这只是一个再简单不过的动作,但足以看出这个女孩子必定身怀绝技。

“将军,小乔曾经跟随高人练过一些防身的本领,可能ม会帮得上将军。”大乔๒说着走到เ我的身边,眼神冰冷的望着我身后焦急的刘ถ副将,轻轻的给我整理了一下衣领,将一个香囊塞在我的手中,在我耳边轻轻的说,“将军,这个可以防身。”

“这个……”我的话刚说到半截便看见了大乔正在对我使眼色,轻轻的摇了摇头,示意我不要再往下说。然后她温柔的对小乔说,“妹妹,好好保护将军,倘若有人对将军不利,妹妹不必留情。”小乔点了点头。这时我瞥见刘副将的嘴๨角微微牵动了一下,不过那细微的变化稍纵即逝了。我跟随着刘ถ副将走到了军营外面,刚ธ走出五里有余,便觉得体力不支,刘ถ副将也已๐经气喘吁吁了。只有小乔๒依然面不改色,这点不得不让我由衷的佩服,现在想想在我们刚刚ธ捉到她们姐妹的时候,她如果想反抗也许军中ณ无能能敌。可是她为什么要束手就擒呢?难道是想杀我?如果是想杀我,她有无数次的机会,从现在她所表现出来的功夫看,此女如果想杀我如同探囊取物一般容易。可是她为什么要留在我身边呢?现在已经无暇多想了,我们略๓作休息之后便继续前๩进。为ฦ了防止尸体腐烂造成瘟疫,刘副将已经将所有的死尸送到十里外的大坑之ใ中了。我们走到大坑前面,堆积如山的尸体横七竖八的躺着。其中很多面孔是我熟悉的,可是现在的表情实在过于恐怖,让我一时之间竟难于辨认。

“怎么เ会这样?”我手足无措的在尸体的四周徘徊着,如果不是亲眼所见我绝不会相信一夜之ใ间会有那ว么多人死去。而且正如刘副将所说身上没有任何伤口,没有中毒迹象。

“将军……”刘ถ副将走到我面前,欲言又止最终还是没有说出口。不过我察觉到เ他的眼神一直不停地闪烁着。小乔๒警觉的跟在我的身后,让我觉得踏实。

大乔的担心是多余的,我们在傍晚的时候安然无恙的回到了营帐。大乔๒微笑着迎了出来,可是我却现一个ฐ奇怪的现象那就是刘副将似乎一直不敢和大乔๒正视。

刘副将离开之后,大乔和小乔坐在我的面前๩。大乔开口道,“将军你知道今天多危险吗?”我一下子愣住了。

“大乔你什么意思?”我疑惑的望着面前๩微笑着的大乔。她平静的站起身给我倒上了一杯茶娓๙娓的说道,“将军,你现在可以把刘副将找来,问问他究竟对你隐瞒了什么没有!”

虽然我也觉得今天刘副将的神๰情确实有些奇怪,我也怀疑ທ他必定对我隐瞒了些什么。可是这样贸然的将他叫来他会如实的告诉我他心中所隐瞒的事情吗?

大乔似乎看出了我的疑虑,微笑着说,“将军放心,他这次再来一定会如实的告诉将军一些事的。”

“好吧!”我现在也只能死马当成活马医了。于是我立刻传唤了刘副将。

过来一会儿刘副将风尘仆仆的来到了我的营帐຀,他望着我愣了一会儿,忽然噗通跪倒在地,大声的哭泣了起来,身体随着哭泣声微微的颤๶抖着。

我立刻๑站起身准备搀起刘ถ副将,可是大乔๒却给我使了一个眼色让我坐下。不久之ใ后,刘副将终于止住了哭泣,抬起头,眼眶通红的望着我,嘴角微聘的说道,“将军,我对不起您啊!”说完又拜倒在地。

“究竟生了什么เ事?”我一脸狐疑ທ的问道。

“将军我欺骗了您。”刘ถ副将再次抬起头,眼神中ณ充满了愧疚,“前几日我的妻子女扮男装ณ到军营来看我。这件事您还记得吗?”

我微微的点了点头。

刘副将又接着说道,“其实我一直没有和您说过,我的妻子在半年之前已๐经死去了。当时她出现在我面前๩的时候我也是万分惊恐,但毕竟是多年的夫妻,这种惊恐很快便消失了。她告诉我是因为ฦ太挂念我,所以才来这里看我。谁知几天之ใ后妻子居然被一群士兵杀死,吃掉了。开始只是悲痛,但是既然已经成为了不可逆转的事实我也只能勉强接受。而今天早晨我现所有吃过我死去妻子肉的士兵全部死去了。死相惨不忍睹,我想立刻将这件事禀报将军,谁知妻子再次出现了。她逼我将你带到放置这些死尸的大坑,想要谋害你。”

“谋害我?”我惊讶的站了起来,大乔望着我微微的点了点头。

“对,她说将军身上有一件她需要的东西,但是并没有告诉我具体是什么เ。可是今天却不知道为什么เ,她却躲起来了没有动手。将军我对不起你,对不起你一直以来对我的提拔!”

我轻轻的挥了挥手,“没事了,刘副将一切都过去了,你早点回去休息吧!”

我的话一出口小乔豁的站了起来,从腰间抽出一柄软剑,在摇曳的蜡烛下闪烁着灼灼的光芒,剑尖指向刘副将的喉咙。刘副将瘫软的坐在地上,双眼紧闭。

“小乔,刘副将也是无心的,让他回去吧!”

听到这句话小乔疑惑的望着我,眼神中充满了愤怒。刘副将离开之后,大乔和小乔坐在我的身边,我惶惑的问道,“你们姐妹究竟是什么เ人?”

“我们一直在等你!”大乔静静的说,她的眼神中ณ完全没有了我刚见到她时的那ว种惊恐,取而代之ใ的却是无比的镇定。

“等我?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皮手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