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4(1 / 8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皮手札强烈推荐:

“不好!”想到这里我不禁恍然大悟的说,“丫头,咱们可能ม又中招了!”

“鬼打墙?”丫ฑ头果然聪明,她似乎也๣意识到เ了这一点。槐树林不知何时已๐经升腾起了大雾,这让我很容易联想起某部电å视剧ຕ,不过现在可不是胡思乱想的时候,我和巫媛媛寸步不离的沿着来时的路往回走。

一只守护在身边的灵异剥皮鼠。一个ฐ若隐若现的鬼兵。一个似真似似的古墓传说。一个隐匿在历史薄纱中的神๰秘人物。一个年过古稀的藏传佛教高僧……这些究竟会带来什么?命运在宿命的岁盘上颠覆。身边与我有关的人相继死去,方式各异,犹如一个个ฐ仪式,我想伸手阻止,却现自己的无力。是天意还是阴谋?人性沉浮ด,命运轮回,贪欲挣扎交织,困兽犹斗。死亡如影随形,当陵墓的神๰秘面纱被一层层揭开之后,结果却出乎所有人的意料。而我,除了网络,依旧与世隔绝……

楔子

凌松蓬虽然身上冰冷异常,身体里极度的疼痛但是还是注意到了这一点,他大喊道,“师父,是不是尸变了?”

袁冥罡微微的点了点头,豆大的汗珠从额๩头上滚落了下来,他知道即使自己้没有瞎掉也绝不是这个僵尸的对手,因为ฦ师父曾经说过他的资质如果一生能够把《天眼术》前面的相学风水学到三分就实属不易,至于后面的驱魔之ใ术还是不学为好。虽然他也曾无意中翻到เ后面的内容不过从未深究过。

郭老员外的口中忽然吐出一股绿色的尸气,这股尸气恶臭无比,他的牙在瞬间爆长了出来,所谓的青面獠牙可能就是现在郭老员外的这副摸样吧。他的身体开始微微颤抖,这种颤抖越来越强,最后整个ฐ棺椁都随之颤动了起来出吱吱的声音。

“师父,咱们怎么办?”袁冥罡觉得身体里的疼痛已经消เ减了几分,原来的寒冷也随之消失了,取而代之的是热,从未有过的人,似乎在自己的胸口生出了一个ฐ老君的八卦炉一般,焦灼的烘烤着他的心脏

“快跑!”说着袁冥罡便伸手抓住了凌松蓬,谁知刚一触及他的身体袁冥罡便觉得受伤似乎着了火一般的难受。

时间已经来不及了,郭老员外忽然从棺材中跳了起来。凌松蓬第一次看见真正的僵尸,不禁吓得面色铁青,僵尸的身体果然不能ม弯曲。它跳出来之后便向着袁冥罡的方แ向猛扑过来,凌松蓬眼看不好,一个箭步冲了上去紧紧地抱住僵尸,谁知那将是力大无比,身体像是钢铁ກ一样异常坚硬。

僵尸被凌松蓬扑过来的力道扑到之ใ后,掉转身体眼睛直勾勾的望着凌松蓬,口中ณ吐着暗绿色的尸气,虽然恶臭难闻但奇怪的是凌松蓬ศ竟然完全闻不到เ。只是僵尸的手向外稍一用力便将凌松蓬蹦出了老远。

凌松蓬此时已经被体内的火烧得浑身酸痛了,他强撑着站起来又向僵尸扑了过去,谁知僵尸似乎早有准备一般将手掌展开笔直的指着扑过来的凌松蓬,月光下的那只手如同一把锋利ำ的匕,凌松蓬此时想听下来却已๐经完全来不及了,他的身体硬生生的撞在了那只手上,接着他听到“扑哧”一声自己右胸已经被那之后穿了一个巨大的窟窿。

刚才凌松蓬一直憋在胸口的那股热气终于找到了出口,一下子从那ว个ฐ血窟窿中ณ喷了出来,凌松蓬ศ不但没有感到疼痛反而更加舒服了。热气如同热浪一样扑向前๩面的僵尸,僵尸完全没有想到会出现这样的事情事先也没有任何防备,所以那些热浪ฐ一丝不留แ的全部扑在了他的身上。

僵尸插进凌松蓬ศ的胳ฑ膊瞬间融化掉了,那些热气就像是有腐蚀性一样所到之ใ处僵尸的身体完全溃烂,顷ั刻๑之ใ间便化作了一滩绿色的血水。凌松蓬ศ的身体像是被抽空了一样虚脱的倒在了地上。

袁冥罡缓缓地走到凌松蓬的身边轻轻的拍了拍他说道,“你现在感觉好点了吗?”

凌松蓬的牙齿一直在不停的颤๶抖着,然后努力地睁开眼睛,这时他才感到右肩传来的剧ຕ烈的疼痛,于是咧着嘴๨说道:“该死的老家伙,居然这么厉害!”

袁冥罡抿起嘴微笑着点了点头,然后从衣袖中掏出一个ฐ黄色的纸包,里面是上好的金疮药帮凌松蓬敷在了伤口上。

他们两个人缓慢的回到家中的时候已经是第二天中ณ午了,凌松蓬的老婆看见满身是血的丈夫立刻扑了上来,凌松蓬一再摇头说已经没事了,让她准备一些好酒好菜中ณ午的时候要正式拜师。

拜完师之后,袁冥罡便说他其实只是学了《天眼术》中前面部分不到三成的东西,就已๐经可以有所建树了,现在从凌松蓬ศ的天赋来看一定会过自己。之后又和凌松蓬说他在和妻子同住半年之ใ后便要和自己进入深山之中ณ潜心修行,这样才能ม够有所成。凌松蓬连忙点头说好。

当天夜里,凌松蓬忽然从里惊醒,他见一只血红色的蟾蜍趴在自己的身上,蟾蜍的身上散着淡淡的寒气。当他醒来的时候惊讶的听到屋子中竟然有蟾蜍的叫声,只是他在房中找了半天却始终没有找到蟾蜍的下落。

说来奇怪,第二天他的右肩的伤口居然愈合了,他慌忙的去找师๲傅,师父只是点头微笑,却并不告诉他原因。

再说郭家自从风水被破之后前๩几个月依然是红红火火的,没有丝毫的一样,而三个月过去之后事情变真的生了变化。

在两广当总督的郭凯一日出行到湖北视察,前面锣鼓开道,中间是他的卫队,后面是一顶八抬大轿,再后面跟着自己้的亲兵。正在这群人向前走的时候忽然一阵黑风吹过,那ว阵风出奇的大,遮蔽了太阳,风中士兵们听到เ了一阵车马之声,接着是一阵狂乱的狗吠声。抬轿子的杆子都被吹断了,八抬大轿被连底掀翻了。

等到黑风过去之ใ后才现郭凯全然无事,他的师爷和他说这阵风不是一个ฐ好兆头,让他暂时先回府邸่不要去视察了,谁知郭凯狠狠地打了师爷两个嘴巴,说道,“老子有神灵护体,你没看到刚才那ว阵黑风把轿子吹翻了本老爷还是没事吗?”

师爷挨了两个嘴๨巴之后便也๣不再说什么เ了,那天晚上他们便到เ了湖北都督府,都督见上官驾临费尽心思的为ฦ他准备饭食,当时湖北最流行的一种食物就是蟒蛇。于是都督便叫人找来一个专门卖蟒蛇的大户。

处理完公事之ใ后都督便殷勤的对郭凯说他们这里有种美味,郭凯问道是什么เ东西?那ว都督笑着拍了拍手,养蛇人走了进来,手中拿着一根有茶碗口粗的蟒蛇站在郭凯面前,谁知郭凯这人真是天不怕地不怕唯独怕蛇。

那条蟒蛇通体黝黑,在郭凯面前不停地吐着血红色的信子,这郭凯哪里承受得了?于是慌忙掩面,摆手。都督见此情景心想必然是上官觉得这蟒蛇的个头太小都不睁眼瞧,于是便吩咐人准备个大的

没过一炷香的功夫,五个ฐ大汉抬着一头巨เ蟒走了进来,那ว蟒蛇有成年人的腰一般粗,盘在地上,抬着头吐着信子等着一双翠绿色的眼睛望着眼前๩的郭凯,郭凯当即便愣住了,看着那吞吐的信子胸口一阵恶寒,忽然吐出一口黑血倒地而毙。

这个消息很快便传到了袁冥罡试图两人的耳中ณ,袁冥罡那ว天晚上非常高兴。已经学了整整三个月风水之术的凌松蓬ศ当然也为师๲父高兴,于是便吩咐妻子多做几个ฐ菜要好好和师傅喝几杯。

席间两个ฐ人交杯换盏,酒过三巡菜过五味之后两个ฐ人脸຀上都已经泛红,袁冥罡不禁又举起酒杯说道,“十年了。”袁冥罡右手举着酒杯,左手狠狠地拍着桌子说道,“十年了,这十年来我从来没有像今天这么高兴过!”说完酒杯一举一饮而尽。

凌松蓬站起身微笑着给师傅倒上酒,袁冥罡又举起杯子说,“松蓬,我开心是因为两件事,你知道哪两件事吗?”

凌松蓬ศ陪笑道,“小徒只知道郭凯被吓死了,而外一件事……”凌松蓬ศ面有难色的拧紧了眉头没有再说下去。

“另外一件事就是遇见你!”袁冥罡酒气已经上来了,那ว双没有视觉的眼睛渐渐的湿润๰了,长叹了一口气说道,“还记得我和你说过的凝血蟾吗?”

凌松蓬一边点头一边给师傅又倒上了一杯酒,之后坐回原位注视着师๲傅。

“松蓬啊,开始告诉你血凝蟾的时候师傅一直有所保留!”袁冥罡因为经历了郭老员外的事所以对任何人都有疑心,即便是对自己้的爱徒开始也๣存在着很大的疑心,“开始的时候我怕你也想郭员外一家人一样卸磨杀驴,不过和你相处这三个月来我觉得你不会是那ว样的人,所以今天我就将血凝蟾中ณ我所隐藏的部ຖ分告诉你!”

凌松蓬ศ虽然觉得师傅对自己้有所隐瞒,但是想到เ既然师傅不想说又何必强求呢?他这样的心境正好和了袁冥罡的心境,此时他眼睛放光的望着袁冥罡

“别怪师傅,因为ฦ这个秘密是不可以轻易泄露的。”袁冥罡叹了口气说,“当初之所以我会那ว么轻易将血凝蟾交给郭老员外那ว只血凝蟾并没有叫而是另有原因。”

凌松蓬ศ睁大眼睛等着师傅的下文,师๲傅接着说道,“其实你师祖๢在临行前๩告诉我要把那ว只血凝蟾留着自己用,这样不但可以延年益寿而且也๣可以练习《天眼术》下面的部分,你师祖的那本奇书๰《天眼术》三章,这三章虽然包括了相术,风水,但是第三章却包含了驱魔一术。而且这三章是按照人,鬼,神๰三个阶层区分的,常人只能研习第一章,有灵性的人可以研习๤到เ第二章,而只有吃了血凝蟾的人才能接触到第三章。”

凌松蓬一边听着一边喘着粗气,今天晚上他听到的这些简直太过神๰奇了。袁冥罡稍微停顿了一下说道,“你现在一定很奇怪为什么当初ม我没有将血凝蟾自己吃掉!”

凌松蓬慌忙点了点头,他的心理确实存在这样的疑ທ问,哪个人会嫌自己้的修为ฦ高能ม力强呢?

“那是因为ฦ血凝蟾有灵性,它会选择自己้的主人。开始的时候我也试图吞下这只血凝蟾学习《天眼术》的第二章和第三章,不过当我强行吞下的时候却总是恶心到เ呕吐,最后血凝蟾硬生生的从口中蹦出来,最后我从第一章人道的结尾得知如果吞不下着血凝蟾便还有另外一个方法就是将此物放入死人口中ณ,吸足阴气,然后将其取出便随便什么人都可以实用了。”袁冥罡说着脸຀上露出了喜悦之ใ色,“其实如果我能ม早点遇见你的话,也๣许根本就不用费力了,因为那凝血蟾蜍遇见你之后才第一次之后便自动钻入你的口中的!”

凌松蓬ศ听了大喜,然后又与师๲傅饮了一杯,之后袁冥罡又说道,“不过有一件事你必须记住!”凌松蓬疑ທ惑的望着师傅,不知道师๲傅说的那ว件事究竟是什么。

“那ว就是吃过血凝蟾的人很容易激怒一种动物。”袁冥罡淡淡的说道。

“啊?”凌松蓬ศ露出惊讶的表情,“既ຂ然血凝蟾是一个灵异之物究竟会激怒什么动物啊?”

“老鼠!”师傅从牙缝中ณ吐出这两个字,“虽然老鼠是常见的动物,不过一旦遇见你之后便会变得异常凶猛,它们会主动攻击你!”

“哎!”凌松蓬轻松地说道,“原来是小老鼠啊,那ว有什么可怕的!”

袁冥罡听了这句话只是淡淡的笑了笑,“松蓬ศ,这本书现在我交给你。”说着师傅从衣袖里拿出一个薄薄的本子,那本子是用兽皮做的,看起来非常光滑!

凌松蓬望着本子上写着的那ว三个字《天眼术》眼里放光的说道,“师傅,这……”

“我们明天就离开这里去山里修行,而且我的大限已经到了!”袁冥罡叹着气说道,“你一定要记住破坏别人家的风水一定会遭到报应的,其中之ใ一就是折寿,我已经算出自己命不久矣,想尽快将自己毕生所学全部ຖ传授给你!”凌松蓬跪倒在地……第二天他们师๲徒二人便进入了深山之中ณ,几年之ใ后京城忽然出现了一个神算子名叫蓬ศ松隐士。由á于他不论是算命还是看风水都基准,所以很快便在京城声名大噪了,不久之后他的名字传进了皇帝ຓ的耳朵,接着很快变成了皇帝的御用风水师๲。他的命运因此改变,很快将一家老小接入京城,并且将自己的本事传给了儿子。可是好久不长,十年之ใ后他被皇帝ຓ派往热河去勘探皇陵的位置的时候在深林中遇害了。他死的非常惨,身上的皮全部被拔掉了,最后只剩ທ下个ฐ血肉模糊的尸体,一张剥ຓ落的人皮挂在前面的树上。后来据知情人说他是遇见了一只巨大的怪兽,后人猜测这个ฐ巨兽应该是一只巨型老鼠,后来听当时的一些士兵说确实有那么一只巨大的老鼠好像叫什么剥皮鼠。不过这些都只是传言而已。凌冰莹给我讲完这个故事之后咽了口口水看了看挂在墙上的钟,现在已经是凌晨两点了,她坏笑着看着愣在一旁的我说,“老帅๩哥你想什么呢?”

我没有反应过来,因为我的脑海中已经将她口中的故事和爷爷手札上所记录的东西连在了一起。“啊?你说什么?”过了好一会儿我才从她的故事中清醒过来。

“是不是被我说的吓到เ了,其实我想这些都是传说吧,前๩人难免将所有的事情都神๰话了,你想想世界上可能ม有那么เ大的老鼠吗?除非是生化危机,因为放射性元素产生变异了。”凌冰莹说的有滋有味,可是我的心里却在翻腾,我心想这样的老鼠不但存在,而且现在就在巫ใ媛媛的身边,它就是宝宝。

“其实……”我想告诉她关于宝宝的事情,可是最后还是把话咽了回去。

她看着我拧起眉头,眼睛挣到เ夸张的程度,“其实什么เ?老帅哥我撑不住了,要去睡觉了,你如果还想知道我们家的事情我明天再讲给你吧!”

我点了点头,这丫ฑ头揉着眼睛走向巫媛媛的卧室,踹开门之后便扑到了床上。晕,这丫ฑ头居然不知道关门,我刚ธ要喊她关门没想到เ她已经出了轻轻的鼾声,看来今天是累坏了。我站起身走到她房门前轻轻的关上了门。

关掉客厅的灯,我的眼前忽然闪过了一个黑影。我连忙又打开灯,瞬间的失明之后我现房间里空荡荡的,刚ธ才所见的一切完全是自己้的神经过敏。最近经历了太多灵异的事,自己的神经已经接近崩溃的边缘了。

我又关了灯之ใ后缓缓地回到了房间,我的脑海ร中一直回荡着凌冰莹给我讲的那个故事,事实上最让我琢磨不透的就是那ว个ฐ散易生,如果凌冰莹口中的散易生和我之前๩在义庄看见的是同一个人的话,那ว么这个ฐ人就已๐经有两百多岁了,不,不止两百多岁。难道这个世界上真的存在彭祖那样长寿的人吗?

我倒在书๰房的床上,翻着爷爷留แ下的手札,正在这时我的手机忽然响了起来,不会又是巫媛媛那个鬼丫头吧?我拿起手机上面出现了孙悦彩的手机号。

“喂?洋洋吗?”我接通电话之后孙悦彩含含糊糊的说道,听她的语气一定是喝多了“恩,你怎么เ了?”我靠在墙上问道。

“呵呵,我没事,我想问你今天怎么เ没来上班啊?”孙悦彩责

她这样一说我才想起来昨天答应她今天去上班的,可今天被那个ฐ鬼丫头弄得晕头转向的将这件事已经完全抛在了脑后。

“哦,我给忘了!”我不好意思的说道。

“呵呵,我就知道你一定是忘了!”孙悦彩用自嘲๦的口吻说道,她这句话让我觉得很内疚。

“对不起!”我想了想还是说了这句话。

“呵呵,你不用和我说对不起,本来这工ื作也๣是我强迫你来的。”孙悦彩嗓子已๐经有些沙哑了,“不过,洋洋……你真的看不出来我对你有好感吗?”

她这句话来的太突然了,虽然我们之ใ间一直保持着一种接近暧昧的朋友关系,但是从来没有人愿意捅破这层窗户纸,世间上的很多事就是这样的,只能顺ิ其自然,强求不来的。

“我……其实我觉得我们这样很好!”

“你很好,可是我不好,我一点也不好!”她说着忽然哭了起来,我能从话筒里听出她的声音一直在抖。

“悦彩,你……你别这样。”我平生最怕的就是女孩子为我掉眼泪,虽然迄今为止还是第一次有女孩为我哭。

“你能过来陪我吗?”孙悦彩忽然止住了哭泣说道。

“你在什么地方?”我有些为难的说。

“天翼酒吧!你能过来吗?”孙悦彩温柔的说道。

“好吧!你等我!”说完我挂掉电话,小心翼翼的推门走了出去,坐上车之后便飞的向着天翼酒吧的方向驶去,夜间的s市还是有些凉意,我走下车匆忙的走进了天翼酒吧,这是s市的一家高级会所,聚集了这座浮华烦躁的城市中所有上流的青年男女,直到เ现在里面依然是灯红酒绿,穿着各种时尚的外衣沉醉在气氛制造的幻象之中。

我站在门口目光在这群人身上大量了一番๘,终于看见了坐在角落里的孙悦彩,她此时正举ะ着一杯满满的红酒呆。我坐在她对面的位置上,她看见我脸上立刻浮现出稍有的笑容,她放下酒杯紧紧握住我的手说,“你喜欢我吗?”

孙悦彩给我的印象一直都是很深沉,城府很深的那种女孩,今天她的这句话让我毫无຀心理准备,我缓缓的抽出手说道,“你喝多了,我送你回去!”

孙悦彩猛然拨开了我的手,横眉冷目的对我说,“呵呵,我知道你不喜欢我,我知道!

”她的强调里带着无限的悲哀。

“悦彩别这样,我们回家吧!”

“洋洋,我究竟要变成什么样你才能喜欢上我,你告诉我,我可以不做女强人,给你做个ฐ家庭主妇好吗?”她紧紧ู地握着我的手,虔诚的望着我。

“咱们回家好吗?”我说着站起来准备拉起她可是这是她却再次狠狠地拨开了我的手,拿起桌子上的红酒一饮而尽,然后拿出钱๥包从里面抽出一张照片说道,“你喜欢的是这样的女孩吗?”

我拿过照片一看不禁惊住了,照片上的人竟然是巫ใ媛媛。“你怎么会有她的照片?”我连忙问道。

“你紧张什么?”孙悦彩冷冷的说,“呵呵,原来你真欢这样的女孩,可是也๣许你不会再见到她了!”

她的话让我的心猛然一沉,我紧紧ู地抓着她说,“你对她做了什么?”

“什么也没做!”孙悦彩像是个ฐ木头一样冷冷的说道,“但是有人会对她做什么的!”

“谁?”我大吼道。

“我也是听到别人告诉我的消เ息,那个ฐ人姓散!”她淡淡的说道。

这个“散”字刚一从她的口中ณ吐出来,我的心猛然一沉,仔细想想从早ຉ晨巫媛媛的那个ฐ电话之ใ后整整一天她都未曾和我联系了,难道她真的遇到什么不测了?想到เ这里我的脑แ海中掠过无数个危险的念头,各种血腥的场面全部浮现出来了。

“那个人是不是叫散易生?”我紧紧的抓着着已经喝醉的孙悦彩猛烈地摇了起来,她醉眼朦胧的看着我嘴角扬起一丝诡拮的微笑,然后扭过头闭上了眼睛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皮手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