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5(1 / 8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皮手札强烈推荐:

袁冥罡微微的点了点头,豆大的汗珠从额头上滚落了下来,他知道即使自己没有瞎掉也绝不是这个僵尸的对手,因为师父曾经说过他的资质如果一生能够把《天眼术》前面的相学风水学到三分就实属不易,至于后面的驱魔之ใ术还是不学为ฦ好。虽然他也曾无意中翻到后面的内容不过从未深究过。

郭老员外的口中忽然吐出一股绿色的尸气,这股尸气恶臭无比,他的牙在瞬间爆长了出来,所谓的青面獠牙可能ม就是现在郭老员外的这副摸样吧。他的身体开始微微颤抖,这种颤抖越来越强,最后整个棺椁都随之ใ颤๶动了起来出吱吱的声音。

感觉。我是怎么เ了?我艰难的迈着步子走到1403๑室的门前๩,在门上轻轻的敲击着,可是过了良久里面并没有传来我想象中的拖鞋与地板撞击所出的“塔塔”声。我开始有些狂躁不安了,用力的敲击着1้403室的门。声音很大,这时旁边的邻居老太太推开了门,惊讶的望着一脸狂躁的我说道,“您认识14๒0่3室的人吗?”

“嗯。”我点了点头,眼神中充满了期待。“大妈,您知道14๒03๑室里的人在哪里吗?”

为了保险起见,我将两个胳膊都看了一遍却并没有现境中ณ的红色羽毛状胎记,可是我还不放心,于是问道,“能不能让我看看你的后背?

我这句话一定是惹怒了巫媛媛,她狠狠地瞪着我,然后抽出胳ฑ膊说道,“嘿๹,你真是三天不打上房揭瓦!”

“我有不占你便宜!”我傻笑着说道。

“切,本姑娘怕给你看了你把持不住,哼……”巫媛媛努起嘴说道。

正在这时巫媛媛的手机响了起来。她的脸上惊起一丝微笑,然后有皱紧ู了没有!

正在这时巫媛媛的手机响了起来。她的脸຀上惊起一丝微笑,然后又皱紧ู了眉头!

巫媛媛挂断了电å话,坐在我面前,笑眯眯的说,“傻瓜,你知道吗?你昏迷了两天两夜,嘴里还胡言论语可吓死我了!”

“呵呵,我见你身后都是鳞片,据说你是羽人将军!”我低着头回忆着中的情景。

“呵呵,我知道,你一直不停地念叨着原来媛媛就是羽人将军,原来媛媛就是羽人将军呢!”巫ใ媛媛笑着说道,之后我们都陷入了沉默,她的微笑渐渐消失在了脸上,然后鼓足了勇气和我说,“洋洋,有个消เ息,我不知道对你来说是好是坏!”

我有些惊讶的望着巫媛媛,经历了那个ฐ境我现在开始对什么都疑神疑鬼的。

“在上海的时候我陪着她们去参加了一个韩国造星公司的选秀,最后我们都试镜了!”巫媛媛低着头,像个做错事的孩子,然后微笑着说,“我被选中ณ了!”

她的话让我激动地差ๆ点从床上跳起来,“媛媛,我就说你很强啊!她们也被选中了吗?”

巫媛媛忍着笑意摇了摇头,“傻瓜,这个选秀是万里挑一啊,好像只选两个ฐ人!”

“好哇,想想到เ时候你也能成个ฐ明星之类的!”我边说边笑,可是巫ใ媛媛的笑意却稍纵即逝了。

“可能要在韩国待三年!”巫ใ媛媛淡淡的说道,我现在终于明白她在犹豫什么了。

“美女,是不是怕回来成了老姑娘找不到เ对象了?”我笑眯眯的对巫媛媛说道。

“得了吧,到时候我还怕求婚的太多把我们家的门给踏破了呢!”她不屑的说道。

接着我们两ä个又陷入了沉默,房间里一片沉寂。我们都在心里快的搜索着合适的话题,但是谁都不愿意触及关于出国的事情。

“对了,宝宝呢?”我终于选对了话题๤。

“哦,刚ธ刚法空师๲傅把它带走了!这会……”巫ใ媛媛有些慌张的说道。

正在这时病房的门缓缓地推开了,宝宝从外面快的跑了进来,一下跃上了我的床,亲昵的靠在我的胸口,大睁着一双眼睛望着我。

接着法空师傅也出现在了门口,他微笑着走了进来,手被在身后,坐在我的床边说道,“洋洋,现在你对那个境还有印象吗?”

我点了点头,怎么会没有呢?那个ฐ境是如此的真实,如果不是最后,我想我真的相信那ว就是真实的生活了。

法空师傅长长的叹了口气说道,“那你一定还记得在境中ณ那个法空和你说的话吧!”

我点了点头。

然后法空师傅伸出手臂,在他的手臂上出现了一枚红色的羽毛状的胎记,我不禁惊愕住了,难道那个假法空说大一切都是真的吗?

“你现在一定很想知道为什么เ那个假法空会知道那么多关于我的事情!”法空师傅望着我说道。

我看了看同样惊讶的巫媛媛,点了点头。当法空师๲傅刚刚出现在阴阳绝杀地的时候,那个假扮法空师傅似乎ๆ对真正的法空师๲傅十分恐惧。

“他的名字叫武泽,是我唯一的徒弟!”法空师๲傅淡淡的说道,眉头微微皱起,眼睛微闭,似乎ๆ在回忆着往事。

在接下来的一个小时的时间里,法空师傅给我们讲述了他和武泽的渊源。

大概三十年前,法空师傅离开了家,做了一个ฐ游方僧人,这是作为ฦ羽人将军必经的一个阶段。因为那个时候法空师๲傅的修为ฦ还不够高,而且度量也不够大,曾经犯了一个错误,而这个ฐ错误却让他认识了自己唯一的徒弟武泽。

一年的秋天,法空师傅云游到一个叫做地灵镇的地方,那ว个只有几户人家,法空师傅凭着经验找到了这个村子的一个大户人家,当时由于是秋天,法空师傅又走了太多的路所以饥渴难耐,他便匆匆忙忙的向这户人家讨一碗水喝。

当时这家人都在自家的院子里打谷子,一个姓武的中ณ年男人微笑着端过来一瓢凉水,在交到法空师๲傅的手中的瞬间从谷堆抓起一把麦麸子泼到เ了水上面。

法空师傅接过水之后,心里愤愤不平,心想我讨你一口水,你居然在水上瓤了这么许多麦麸子,不过因为ฦ当时过于饥渴,法空师๲傅也是在心里嘟囔着,慢慢的喝下了那ว瓢水,并没有多说什么。

喝完水之后,姓武的中年男ç人微笑着说道,“大师,看您的面相必定是一个ฐ云游的高僧,我能不能ม请教你个事儿?”

法空师傅心中虽然不悦,但还是勉强的装ณ出一副微笑的样子淡淡的点了点头。

“我今年已经四十二岁了,可是至今为止还没有子嗣,不知道为什么?”中ณ年男ç人虔诚的问道。

法空师傅掐指一算然后说道,“您的父亲曾经是个ฐ猎户,当时杀生太多,造了太多的杀孽,所以你这一代不会有子嗣!”

中年男ç人一听之ใ下,眼睛中竟然溢出泪水,正所谓不孝有三,无后为ฦ大。法空师๲傅当然能够明白中年男ç人的痛楚。

“大师๲,不知道有没有什么方แ法破解一下?”中年男ç人哀求着法空师傅说道。

法空师๲傅长长地叹了口气,实际上羽人将军一般都深谙风水,他早知道风水中的“移门”可以破解前๩世的冤孽,不过转念一想既然刚刚ธ一瓢水你都要使坏,那么你这个人的心肠也未必好到哪里。

于是便心生一计,他微笑着对中年男ç人说,“你要移门!

“移门?”中年男ç人眉头拧紧ู的说道,“那您说我究竟应该如何移门!”

法空师傅淡淡的微笑道,“你将现在的门拆掉,移至那个方向!”说着法空师๲傅指着前面的一个深坑说道,“移门之后将那ว个深坑填平,在那上面修一条通向村口的路!”

中年男人听了之后千恩万谢,晚上准备留แ法空师傅在他家过夜,法空师傅最终同意了。那天晚上法空师傅一直未睡,他吹掉煤油灯,望着那个ฐ深坑微微的点了点头,脸上露出一丝诡秘的微笑。

第二天一早中ณ年男人便拆了原来的门,而后将一旁的墙拆毁,在那边堆砌了一个门座。法空师๲傅走了出来淡淡的微笑着,帮中年男ç人指明了具体方位,中年男人在他兄长的帮助下半天之内填平了前๩面的大坑,一座大门也๣建了起来。

但是奇怪的是法空师傅在离开的时候却走的已经被拆毁的久ื门。这件事法空师傅很快便忘记了,再次让他想起地灵镇这个ฐ名字的是五年后的一个ฐ。

那天我晚上法空师傅正在焚香年经,忽然感到一阵倦意袭来,他伸展了一下胳膊然后轻轻的躺在地板上睡着了。中ณ他来到了一个村镇,这个村镇三面环山,山中环抱的村镇非常繁荣。他缓缓的走到เ村口,在村口的木门上写着“地灵镇”三个字。

他忽然愣住了,这个名字渐渐的在他的脑แ海中清晰了起来,那些模糊地记忆渐渐的浮出了水面,醒来之后他便做了一个决定,要故地重游。

就这样在五年之ใ后的秋天他回到了“地灵镇”,站在镇口的木门前,眼前的一切和五年前完全不一样了,现在的地灵镇一改往昔的破旧ງ的面容,生机盎然,法空师๲傅前面的那条大路直通向一户人家。

法空师๲傅凝望着大路尽头,武家的房子已经扩建了,原来的茅草屋已经变成了几间瓦房,而且装ณ饰的富丽堂皇,他越来越差异,觉得不可思议。正在这时五年前的那个ฐ姓武的中年男人忽然推开门,赤着脚跑了出来,他身后跟着一群他的兄弟,这个ฐ姓武的中年汉子一直冲到法空师๲傅面前,然后热泪盈眶的跪了下来。

“大师!果然是你来了!”中年汉子的举动让法空师傅更是诧异,他立刻扶起了中年汉子。

“这是怎么回事?”法空师๲傅疑惑的问道。

“大师,您先进去说话。”之ใ后中年汉子扶着法空师๲傅在一群人的簇拥下走到了他的院子,这个院落究竟有几进几出法空师傅也没有细数,只是隐约的记得他们在院子里绕了几圈之ใ后终于在一间上房落下脚๐来。

中年汉子打女人们都出去,带着自己的几个兄弟齐刷็刷็的跪在法空师傅的面前,他们口这头说道,“大师,谢谢您!”

法空师傅心下除了疑惑之ใ外更多的是愧疚,因为他自己心中清楚自己根本没有做什么เ,如果真的做了什么,那也是……

“你们快快起来,告诉我究竟是怎么เ回事?”法空师傅刚ธ要起身搀扶他们,武姓汉子已经将他按住说道,“大师๲,您可是救了我们一家人啊!这么多年了我一直在寻找着您,想要当面拜谢您!您看……”

说着中年男ç人用手指了指对面的墙,法空师傅顺着中年男人手指的方向望去,在对面的墙上居然有一副画ฑ像,画ฑ像上的和尚手中拿着念珠,相貌堂堂,那ว人不是别人,正是自己。看到这里法空师๲傅越的觉得羞愤难耐了。

“大师您知道吗?自从您走了之ใ后我就派人到处去找您,希望能ม够当面答谢您!可是大师๲一定是世外高人,我也知道见您是可与而不可求的,于是在三年前๩我便将所有的人都召唤回来了。找了一个ฐ有名的画匠将我对您的印象画成了这幅画ฑ,每天上香,希望能早点见到您,今天中ณ午我忽然做了一个ฐ,中ณ一个老人告诉我,你的大恩人就在镇口,你怎么还不出去迎接?于是我就……”说着中年男人指了指自己的赤脚,“忘记了穿鞋出去迎接您了!”

他的话让法空大师更加迷惑了,因为他知道自己根本就没有做什么,于是便问道:“能ม不能告诉我从我走之后究竟生了什么เ?”

男人愕然,然后微笑着说道:“大师๲真的是得道高僧,造福他人的事情都已经忘记了!”

法空师傅只能无奈的赔笑,然后微微的点了点头。

“大师您还记得我让您帮我看看为什么我没有子嗣的事情吗?”

法空师๲傅点了点头。

“我听从了您的话于是便真的移门了,不过刚移门不久可怕的事情便生了!”说到这里男ç人的眼神中充满了惊恐,似乎在回忆着那ว些不堪回的往事。

那天我晚上法空师๲傅正在焚香年经,忽然感到一阵倦意袭来,他伸展了一下胳膊然后轻轻的躺在地板上睡着了。中他来到เ了一个村镇,这个村镇三面环山,山中环抱的村镇非常繁荣。他缓缓的走到เ村口,在村口的木门上写着“地灵镇”三个字。

他忽然愣住了,这个名字渐渐的在他的脑海ร中清晰了起来,那些模糊地记忆渐渐的浮出了水面,醒来之后他便做了一个决定,要故地重游。

就这样在五年之ใ后的秋天他回到了“地灵镇”,站在镇口的木门前,眼前的一切和五年前๩完全不一样了,现在的地灵镇一改往昔的破旧ງ的面容,生机盎然,法空师๲傅前面的那条大路直通向一户人家。

法空师傅凝望着大路尽头,武家的房子已๐经扩建了,原来的茅草屋已经变成了几间瓦房,而且装饰的富丽堂皇,他越来越差ๆ异,觉得不可思议。正在这时五年前๩的那ว个姓武的中年男人忽然推开门,赤着脚跑了出来,他身后跟着一群他的兄弟,这个姓武的中年汉子一直冲到เ法空师๲傅面前,然后热泪盈眶的跪了下来。

“大师!果然是你来了!”中年汉子的举ะ动让法空师傅更是诧异,他立刻๑扶起了中年汉子。

“这是怎么เ回事?”法空师๲傅疑惑的问道。

“大师๲,您先进去说话。”之后中ณ年汉子扶着法空师傅在一群人的簇拥下走到了他的院子,这个院落究竟有几进几出法空师๲傅也没有细数,只是隐约的记得他们在院子里绕了几圈之ใ后终于在一间上房落下脚来。

中年汉子打女人们都出去,带着自己的几个兄弟齐刷刷的跪在法空师๲傅的面前,他们口这头说道,“大师๲,谢谢您!”

法空师๲傅心下除了疑惑之ใ外更多的是愧疚,因为他自己心中ณ清楚自己根本没有做什么,如果真的做了什么เ,那ว也是……

“你们快快起来,告诉我究竟是怎么回事?”法空师傅刚ธ要起身搀扶他们,武姓汉子已经将他按住说道,“大师,您可是救了我们一家人啊!这么多年了我一直在寻找着您,想要当面拜谢您!您看……”

说着中年男人用手指了指对面的墙,法空师傅顺着中年男ç人手指的方向望去,在对面的墙上居然有一副画ฑ像,画像上的和尚手中拿着念珠,相貌堂堂,那人不是别ี人,正是自己。看到这里法空师傅越的觉得羞愤难耐了。

“大师您知道吗?自从您走了之后我就派人到处去找您,希望能ม够当面答谢您!可是大师一定是世外高人,我也知道见您是可与而不可求的,于是在三年前๩我便将所有的人都召唤回来了。找了一个有名的画匠将我对您的印象画成了这幅画,每天上香,希望能早点见到您,今天中午我忽然做了一个,中一个ฐ老人告诉我,你的大恩人就在镇口,你怎么เ还不出去迎接?于是我就……”说着中ณ年男人指了指自己้的赤脚,“忘记了穿鞋出去迎接您了!”

他的话让法空大师更加迷惑了,因为他知道自己根本就没有做什么,于是便问道:“能ม不能告诉我从我走之后究竟生了什么เ?”

男人愕然,然后微笑着说道:“大师真的是得道高僧,造福他人的事情都已经忘记了!”

法空师๲傅只能无຀奈的赔笑,然后微微的点了点头。

“大师๲您还记得我让您帮我看看为什么เ我没有子嗣的事情吗?”

法空师傅点了点头。

“我听从了您的话于是便真的移门了,不过刚移门不久可怕的事情便生了!”说到เ这里男人的眼神中充满了惊恐,似乎在回忆着那些不堪回的往事。

“生了什么事?”其实当时法空师傅已经心中ณ有数了。

“刚移门之ใ后还算好,不过很快便进入了冬天,北风呼啸,半夜我们总是能ม听到北风中ณ似乎夹杂着女人低低的哭泣声,那ว声音如细丝一般哭的凄惨无຀敌,撕心裂肺,似乎要将人完全掏空一样!”中年男ç人说这话的时候脸上显出无比的惊惧。

“我只能安慰妻子说这只是幻觉,可是当第二天天亮之后我们却现门前๩出现了无数的纸钱,那ว些纸钱从门前一直沿着路撒到เ镇口,可是后来我打听这个镇子就没有人家办丧事,我和妻子都开始感到เ恐惧了,不过身为ฦ男人我只能勉强的安慰妻子,可是我心里却比她还要害怕!”武姓中年男ç人的脸色已๐经有些苍白了。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皮手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