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火龙强烈推荐:

“小姐,让咱们来找就行了,您还是先上岸吧,再继续泡在污泥里,您会生病的。”跟着她一起泡在池子里找寻失物的女婢劝道。

“可是我找不到เ那东西,我怎么……”怎么เ进礼堂啊?那ว家伙说过,要她在婚礼上配戴此物,但她竟弄丢â了,这怎么เ对他交代?

瞬间她的脸蛋像彩霞一般绯红。“没什么เ啦,是你交代要我守着你的,我只是照办而已。”她这是以德报怨。

他笑容更深了。“总之,谢了。”

他抿笑,发觉自己้真的很喜欢逗弄她,尤其喜欢欺负得她咬牙切齿,却又不得不低头的模样,这模样,该怎么说呢?很……可爱?

此时门板开了。他抬眉就见到久违的人。“希儿。”这是咏嫔进宫前的闺名,他叫得很顺ิ口。

“这梨连皮咬下最好吃了,哪还需要削皮这么เ麻烦!”一个ฐ精神十足的俏丽丫ฑ头,由舍廊外像一阵风似的刮进来,见那一箱又大又圆的水梨,顿时口水四溢,快速地由箱内拣出一颗梨,张口就咬下去。

“不许吃,快吐出来!”

“大君要我亲自走一趟义แ禁府,了解一下进度吗?”金质重一面请示,一面以眼神๰屏退四周奴仆。

对于叛国篡位等欲动摇国本的犯人,都会被关入义แ禁府加以施行拷问,他正询问着大君是否要命他前往逼杀?

宫女们大惊,虽不敢大叫求救,但还是纷纷上前๩拦阻他,他一一推开她们,终于见到了咏嫔泡在水里的诱人姿态,当下下半身火热起来。

“你退开!你想做什么?!”咏嫔见他居然大胆走近看尽她的身子,登时怒火中烧的质问。

“做什么?我想好好爱妳。”他一脸淫邪ิ的说。

“放肆!”她愤然怒道,却苦于陷在浴桶里无处闪躲。“你知道我的身分,还敢对我说出这种话,你不想活了?!”

他笑得嗤之ใ以鼻。“我当然知道妳说这话有多大逆不道,但幸运的是,父王今晚上我母妃那儿去了,不会过来的,自然也不会知道我是如何子代父职,抚慰他女人寂寞的芳心以及饥渴的身子。今晚我会满足妳的,让我告诉妳什么才叫欢愉,什么เ样的人才算是男人。”他说得极为ฦ。

“这里众目睽睽,你真敢对我无礼ึ?!”咏嫔双手尽力遮住自己,又羞又怒。

“后宫归我母妃所管,消息若传出,妳这里的每一个宫女都是死路一条。”他扫向所有人,吓得宫女们哪敢多舌,全低着头闪一旁้去,不敢防碍他的好事。

现在的王妃几乎能只手遮天,宫女们为ฦ了活命,个个ฐ只好当起缩头乌ไ龟了。

咏嫔见众人如此怕事,恼怒不已。“她们不敢说,难道我不会说吗?”

“这么เ一来,别说妳得自尽,还大大丢了王室的脸຀,就连妳的家族也全得跟着蒙羞。”

“你!”她怒极。“我是你父王的女人,你这样做不怕受到天谴?”

“怕什么?不久我就是世子,再过几年就是王上了,到时候我还打算安排妳继续待在宫中ณ,咱们一起宫廷,妳不觉得这个想法很刺๐激有趣吗?”

“大胆逆子!就凭你也๣想当上世子,还想成为ฦ朝鲜ຒ的王,你是痴心妄想!”

这一声突起的怒吼让汉宁大君全身冻结,瞬间脸上血色尽失,倏然转过身来,眼前站着的正是当今朝鲜ຒ王,而他身后立着赫然是此刻该酒醉不醒的李豫。

“父王,儿、儿臣……这是误会,我刚ธ刚―儿臣鬼迷心窍才会犯下胡涂事,请父王饶命!”自知无法辩解,方才所说的每一字都足以让他被诛杀千百次,当下吓得几乎尿裤子,赶紧跪地求饶。

就见朝鲜王愤怒得脸庞整个ฐ扭曲了,气得一时无຀法开口。

李豫摇着首,“汉宁,你怎会做出这种事,你这是要如何面对父王?”他一副痛心疾首、不敢置信的模样。

汉宁大君顿时醒悟。他上当了,上李豫的当了!

他居然设计他,让他以为ฦ他为了女人万念俱灰,连王位都不要了,还让他熏๱心的找上咏嫔,那小子再特意带父王来见他的丑态,此时他才惊觉他的计谋,可为ฦ时已๐晚了。

完了,做出这种事,父王还会饶了他吗?

“王上,请念在汉宁一时胡涂的份上,您饶了他吧!”王妃闻讯赶来,惊慌的看着满头大汗跪地的儿子,着急的向朝鲜王求饶。

汉宁大君一见母妃出现,以为有救了,当下露出喜色。此时,还坐在浴桶里的咏嫔爆出羞愤的哭泣声。“王上,臣妾已๐不洁,愿以死谢罪,请王上赐死!”她脸上全然是不愿受辱苟活的神情。这让朝鲜王瞧了,简直对汉宁大君的行径深恶痛绝。

王妃见状,立即恨视咏嫔。这狐狸精!要死也不用选在这时候,汉宁是瞎眼才会看上她!心下也立即猜出,一定是这女人与李豫连手陷害儿子的,毕竟除了咏嫔自己,没有其它人知道汉宁对她垂涎一事。

“王上,咏嫔的事,臣妾会处置,您不用―“

“妳住口!妳养出这等逆子,还有什么เ资格处置朕的后宫?朕今日຅若没撞见这件丑事,妳也许还会只手遮天垫他隐瞒,让朕尊严å扫地!”

“王上,请息怒,容臣妾好好跟您解释。”以为ฦ他在气头上,王妃打算像从前一般抱着他的腿软言消火。

“滚!”没想到朝鲜ຒ王怒潮惊人,竟气得一脚踢开她,她狼狈的扑地。

“就是因妳教子无方แ以及纵容,才会养成这逆子敢做出宫廷的事来,生子如此,让朕彻底蒙羞,妳这做人母亲的也脱๳不了罪!”朝鲜王大怒,连她也一并问罪。

汉宁大君见母亲被踹飞的模样,惊愕不已๐。就连母妃也๣有事,这回他真闯下大祸ຖ了!“父王,推举王妃的人是我,儿臣有罪,也请父王降罪。”李豫立刻跪下请罪,可这一跪,真表示ิ王妃罪无຀可恕了。

王妃愤恼不已๐,神情大变,而那假哭的咏嫔则ท是暗自冷笑在心头。

“哼,你确实有罪,竟要朕立这种人为ฦ妃,让朕受尽耻辱,朕要你立即回府,闭门思过三个月!”朝鲜王怒而下令。

王妃与汉宁大君两人刷白了脸。连推举的人都受罚,那ว他们定是前途全毁,说不定连性命也不保!母子两ä人颓๙然瘫坐。他们以为ฦ终于压下强势的李豫,权势将如囊中ณ物,哪知却教那家伙反将一军!

隔日຅早朝,传出汉宁大君突生急病,夜里不幸暴毙,王妃悲伤过度,无力再掌管后宫,自请降级至四品淑媛,并且搬出交泰殿,移往冷宫静养。

宫中一夜剧变,朝中ณ个个都是明眼人,心知肚明王妃的势力已๐瓦解,这一时半刻权臣全涎ๆ着脸奔向敏原大君府邸,急着向李豫输诚,大家明了此人已可确定就是朝鲜ຒ未来的掌权者了。可惜,李豫被王上责令禁足在府,他诚心“忏悔”,婉拒见客,众人扑空,只得纷纷懊恼离去。

可这说是“诚心思过”的人,却在自家府里也๣失了踪。

地牢里,郑良良正嗑着瓜子、喝着茶,四周已教人彻底打扫干净,原本不见天日的地方钻๵了个洞,变得光线充足,气息清新า。整个ฐ地牢已焕然一新,舒适得跟新居一样。

她状似悠闲惬意,桌上有一排排的书籍供她打发时间,这些舒服的待遇在她进到เ地牢的当晚就享有了。

一开始时,她也为之愕然,浑然不能理解这是怎么回事,既然要关她又何必这么เ做?但等她冷静下来后寻思,那家伙八成又瞒着她在做什么大事了,她就静观其变吧!

这会望着面前的高墙,墙外关着的是那几个原本待在这里的住客,因为她的入住而将他们全赶到隔壁去了。那家伙有心不让她见到เ他们的惨样,心头就不会那ว么เ难受,但夜里听见隔壁传来的哀嚎声,还是教她极为ฦ不舒服,那家伙这么折磨人,实在让她无຀法苟同。

不一会有人进来了,又是殷勤送点心来的人,来的照ั例有三人,两个ฐ端东西,一个ฐ试毒。

她得等试毒的人当着她的面吃下这些食物,而且平安无事后,她才能动用。

这回送来的是她爱吃的煎æ饼,确定东西无毒后,她打算大快朵颐。

正兴致勃勃的准备动筷子时,那试毒的丫头竟脸຀色翻黑,在她面前当场口吐白沬,抽措几下后便死去了。

她错愕跌起身。“这煎æ饼有毒?”

另两ä名送饼来的人立即将煎饼倒入地上,埋入土里,然后带着空盘子以及扶着那ว被毒死的丫头,什么เ也没说的匆匆离去。

一个时辰后,有人进来了,见到这地牢竟是一片明亮,桌椅、床垫一应俱全,四周还传来熏๱香。这哪是关人的地方,根本是客栈!

来人脸色一变。莫非那男人也骗了她?

郑๳良良因为眼前๩才死了一个人,正震惊的蹲在角落平复心情,发现有人进来,一转身,视线与对方แ对上。“朴小姐,是妳?”她怎么เ来了?郑良良大为讶异。

朴美新原本秀丽ษ的脸庞变得狰狞了起来。“妳没死?”这女人为什么还好端端的活着?

“妳没吃那饼?”她明明亲眼见到送饼的人将空盘子送回给厨子的。

听到เ这话,恍然大悟。“刚才饼里的毒是妳下的?”她沉下脸问。

朴美新瞇眼道:“送饼的有三人,原来这么เ多人是为妳试毒的,可恶!”她怒极了。“这里也被精心布置过了,那男人根本就无心虐待妳,你们莫非是串ธ通好要逮我的?!”

“没错。”李豫大摇大摆的走进来。

“你!臭小子,你终于出现了!”一见到เ他,郑良良火气就无法控制的爆发,不管朴美新在场,先开骂再说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火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