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4(1 / 25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皮手札强烈推荐:

“你看……”忽然巫媛媛停了下来,指着前面的空地说道,我顺着她手指的方向望去,不禁愣住了。月光下,宝宝站在一块突兀的石头上,身体似乎膨胀了许多倍,在它的面前๩是趴着一只猫脸຀猴身的怪物,毫无疑问那肯定就是猫恨猴,看着它现在的样子一定受到了重创。

不过让我们惊讶的是,剥ຓ皮鼠居然能够变得如此之大,有半人多高,目光冰冷,爪子就像是几柄冰冷的尖刀一样,盯着趴在地上的猫恨猴。

如果不是一次偶然我绝对不会想到这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些只能出现在中ณ的情节。

真的很后悔为ฦ什么自己้当时没有带上一部ຖdv把所有的事情都以影像的形式记录下来,也许记录出的东西将比任何一部恐怖更加恐怖。

凌松蓬虽然身上冰冷异常,身体里极度的疼痛但是还是注意到了这一点,他大喊道,“师父,是不是尸变了?”

袁冥罡微微的点了点头,豆大的汗珠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,他知道即使自己没有瞎掉也绝不是这个僵尸的对手,因为ฦ师父曾经说过他的资质如果一生能ม够把《天眼术》前面的相学风水学到เ三分就实属不易,至于后面的驱魔之ใ术还是不学为好。虽然他也曾无意中翻到เ后面的内容不过从未深究过。

郭老员外的口中忽然吐出一股绿色的尸气,这股尸气恶臭无比,他的牙在瞬间爆长了出来,所谓的青面獠牙可能就是现在郭老员外的这副摸样吧。他的身体开始微微颤抖,这种颤抖越来越强,最后整个棺椁都随之颤动了起来出吱吱的声音。

“师父,咱们怎么办?”袁冥罡觉得身体里的疼痛已经消减了几分,原来的寒冷也๣随之ใ消失了,取而代之的是热,从未有过的人,似乎在自己的胸ถ口生出了一个老君的八卦炉一般,焦灼的烘烤着他的心脏

“快跑!”说着袁冥罡便伸手抓住了凌松蓬,谁知刚一触及他的身体袁冥罡便觉得受伤似乎着了火一般的难受。

时间已经来不及了,郭老员外忽然从棺材中跳了起来。凌松蓬第一次看见真正的僵尸,不禁吓得面色铁青,僵尸的身体果然不能ม弯曲。它跳出来之后便向着袁冥罡的方向猛扑过来,凌松蓬眼看不好,一个箭步冲了上去紧紧地抱住僵尸,谁知那将是力大无比,身体像是钢๐铁ກ一样异常坚硬。

僵尸被凌松蓬扑过来的力道扑到เ之后,掉转身体眼睛直勾勾的望着凌松蓬,口中吐着暗绿色的尸气,虽然恶臭难闻但奇怪的是凌松蓬竟然完全闻不到。只是僵尸的手向外稍一用力便将凌松蓬蹦出了老远。

凌松蓬ศ此时已经被体内的火烧得浑身酸痛了,他强撑着站起来又向僵尸扑了过去,谁知僵尸似乎早有准备一般将手掌展开笔直的指着扑过来的凌松蓬,月光下的那只手如同一把锋利的匕,凌松蓬此时想听下来却已经完全来不及了,他的身体硬生生的撞在了那只手上,接着他听到“扑哧”一声自己右胸已经被那之后穿了一个巨大的窟窿。

刚才凌松蓬ศ一直憋在胸口的那股热气终于找到了出口,一下子从那ว个血窟窿中喷了出来,凌松蓬不但没有感到疼痛反而更加舒服了。热气如同热浪一样扑向前๩面的僵尸,僵尸完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的事情事先也๣没有任何防备,所以那些热浪一丝不留的全部扑在了他的身上。

僵尸插进凌松蓬的胳膊瞬间融化掉了,那些热气就像是有腐蚀性一样所到之处僵尸的身体完全溃烂,顷刻之间便化作了一滩绿色的血水。凌松蓬的身体像是被抽空了一样虚脱的倒在了地上。

袁冥罡缓缓地走到凌松蓬的身边轻轻的拍了拍他说道,“你现在感觉好点了吗?”

凌松蓬的牙齿一直在不停的颤抖着,然后努力地睁开眼睛,这时他才感到右肩传来的剧烈的疼痛,于是咧着嘴说道:“该死的老家伙,居然这么厉害!”

袁冥罡抿起嘴๨微笑着点了点头,然后从衣袖中掏出一个黄色的纸包,里面是上好的金疮药帮凌松蓬敷在了伤口上。

他们两个人缓慢的回到เ家中的时候已经是第二天中午了,凌松蓬的老婆看见满身是血的丈夫立刻扑了上来,凌松蓬ศ一再摇头说已经没事了,让她准备一些好酒好菜中午的时候要正式拜师。

拜完师之后,袁冥罡便说他其实只是学了《天眼术》中前面部分不到三成的东西,就已经可以有所建树了,现在从凌松蓬的天赋来看一定会过自己。之ใ后又和凌松蓬说他在和妻子同住半年之ใ后便要和自己进入深山之中潜心修行,这样才能ม够有所成。凌松蓬连忙点头说好。

当天夜里,凌松蓬忽然从里惊醒,他见一只血红色的蟾蜍趴在自己的身上,蟾蜍的身上散着淡淡的寒气。当他醒来的时候惊讶的听到屋子中ณ竟然有蟾蜍的叫声,只是他在房中找了半天却始终没有找到蟾蜍的下落。

说来奇怪,第二天他的右肩的伤口居然愈合了,他慌忙的去找师๲傅,师父只是点头微笑,却并不告诉他原因。

再说郭家自从风水被破之后前几个月依然是红红火火的,没有丝毫的一样,而三个ฐ月过去之ใ后事情变真的生了变化。

在两广当总督的郭凯一日出行到湖北视察,前面锣鼓开道,中ณ间是他的卫队,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皮手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