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6(1 / 8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人皮手札强烈推荐:

“我有不占你便宜!”我傻笑着说道。

“切,本姑娘怕给你看了你把持不住,哼……”巫媛媛努起嘴说道。

不过让我们惊讶的是,剥皮鼠居然能够变得如此之大,有半人多高,目光冰冷,爪子就像是几柄冰冷的尖刀一样,盯着趴在地上的猫恨猴。

猫恨猴似乎ๆ正在聚集着力气准备做最后的攻击,而宝宝的身上也受了几处伤。正在这时候,猫恨猴似乎现了躲在一旁观望的我们,它一纵身便向我们的方向猛扑了过来,宝宝机敏的跟了上去,它的度很快,他们在空中撞在了一起,然后被巨大的撞击力崩到了两ä边。猫恨猴挣扎着站了起来,宝宝也吃力的站起来,缓缓地向猫恨猴走去。

真的很后悔为什么自己当时没有带上一部dv把所有的事情都以影像的形式记录下来,也许记录出的东西将比任何一部恐怖更加恐怖。

我曾将我这些经历告诉天涯๹上认识的一些朋友,他们开始只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听听,渐渐的他们开始目瞪口呆,最后他们都不停的问我同一个问题。再最后他们只是无奈的摇头,不停的说如果你所说的一切都是真的的话,如果你说的那ว本手札真的存在的话,那就太可怕了!

“宝宝,过来!”我对着宝宝轻轻的说道,谁知这只该死的色老鼠不知道是对眼前的男孩感兴趣还是对男孩身边的女孩有兴趣,竟然一点不听我的话。

“宝宝?”男ç孩声音很富磁性,低下头微笑着抚摸了一下宝宝。

“子房你小心点,看着这只老鼠黑乎ๆ乎的身上肯定不干净。”女孩的这句话让我有些愤怒,黑人再怎么洗澡也白净不了,那并不代表人家就不爱干净啊!

男孩似乎并不理会女朋友说什么,依然微笑着“调戏”着宝宝。

正在这时我的耳边传来了一阵欢呼声,我立刻扭过头,不禁愣住了。在强光灯下,一口青色的大缸已经露出了半个身子,而更让我惊讶的是这口缸身上竟然有五个怪兽的头,均匀的分布在缸身上。虽然那口缸现在距离我大概有三米左右,我竟然似乎ๆ能够感到缸身上所散出的阵阵寒气。灯光之下,缸身上的散着令人眩晕的光芒,恍惚间我有种坠入坑中的幻觉。幸好这时身边的那个男孩子拉住了我,我望了望他,他表情凝重,眉头紧ู锁,似乎想说什么,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开口。

接下来另外的两口缸也相继挖了出来,我们不约而同的走了过去,后面的两口缸和最早看见的那口缸竟然一摸一样,只不过这三口缸上的怪兽似乎都有一个比其它四个要大。

“这缸上的那五个动物的头是……”那个男ç孩终于张开了口。

“五个动物?”我心头一禀,难道这五只怪兽的头是……

“对,这五个动物是青龙、白虎、蚯蚓、朱雀、玄武。”男ç孩子的声音很爽朗,这几个字在我的脑แ海里掀起了轩然大波。

我屏气凝神的观察着这几口缸,在南边的那口缸上虎头最大,中ณ间的那口缸蚯蚓的头最大,而北边的那个则以玄武的头最大。

“如果按照五行来说的话,这个缸应该有五口才对,现在现的这三口缸应该分属火,土和金。”男孩子又开始自言自语了起来,他左手挎着身旁的女孩,右手不由自主的抚摸着下颚,黑色衬衫滑落了下来,露出了手臂,借着灯光我的目光竟死死的被他手臂上的胎记吸引住了。

正在这时,又是一声欢呼,“这边又找到一个。”几个工人扔下手中的铁ກ锹说道,听到这话周围的工作人员全部围了上去,一次性现了四口属于明代的巨缸,应该算是s市考古研究所近年来最大的现了吧。

男孩痴迷的拉着女朋友向第四口缸的深坑走了过去,我这时才算是清醒过来,然后带着剥皮鼠也走了过去。又是一个小时过去了,我虽然有心和这个男孩说点什么,不过看他专注的样子似乎完全被眼前的事物吸引住了。终于漫长的一个小时过去了,这口缸已经完全被挖掘出来了,缸身上依然是那五个ฐ动物的头,只不过这一口缸上的的朱雀的头最大,再看这里的地形应该是整个四合院的西面。

此时这个男孩一直沉默不语,他一旁的女朋友已๐经有些不耐烦了,“子房,你不是说今天陪我去看电影吗?怎么เ到这里就不走了!”

那ว个叫“子房”的男ç孩全然没有注意到เ女朋友的感受,已经我行我素的凝思着,忽然他眉头舒展开来说道:“东面应该还有一口缸!”

他这句话一出口,所有人将目光都落在了他的身上,一个戴着眼镜,穿着一身西装,带着一双白手套,手中拿着一个小铲子的中年男ç人轻轻的扶了扶镜框上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孩,说道:“你是谁?”

那个叫子房的男孩微笑了一下,然后说道,“我是s市大学历史系的学生,我叫于子房。”

“那你呢?”戴眼镜的男人指着我问道。

“哦,我是无业游民,我叫闫志洋!”我总是觉得最后说出自己的名字多少有些傻气,不过我隐隐的觉得一双眼睛在盯着我,我有些不适的转过头正好与于子房四目相对。他脸຀上的表情很复杂,有些不可思议,又似乎夹着几分惊喜。

“你说东面还有一口缸,是什么地方?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人皮手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