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记

秦复和樊祟๱也心神大震,他们没想到刘玄会选择自杀,而其亲卫也如此忠义,随主自刎,这使他们对刘家死士更多了许多顾忌。

那十数名死士同时出剑,同时气绝,但躯体却跪于刘玄的周围如朽木般风吹不倒。

“哈,大司徒何时也学会了拍马奉迎?不过,数月不见,大司徒却是焕然一新า,这些日子让你操劳了。”刘秀不由笑道。

“快起来!”刘秀欣然扶起邓禹,赞赏道:“大司徒所作所为确为ฦ我军之ใ表率,破王匡,又败公乘歙,有良将如此,天下何愁不定?”“皇上过奖了,为皇上而战,乃ี是我们莫大的荣幸!这一切都托皇上的洪福!”邓禹谦虚道。

昔日武皇刘正七破皇城之ใ时,天降血雨,大旱ທ三年,长安城几乎变成了死城。今天,赤眉军攻长安,城中的天空却又出现如此异象,确实让城中百姓心中忐忑不安。

皇宫之ใ中的惊变,确实让长安城的百姓极度不安,不过,他们并不知道究竟发生了什么事,却总感到เ这绝不是什么好征兆。

城头的将士立刻๑精神๰大振,刘ถ玄在大军压境之时亲临ภ战场,这确实让战士们意外,也๣更感振奋。至少,刘玄尚记得他们,这就够了,在精神上也是一种鼓舞。

为ฦ什么赤眉军会选择夜里攻城?而且还是大明大白的!这让人有些意外,在李松有点不解之时,刘玄却已๐在护卫环拥之下来到了城头。

只是王凤有点不解,如果说这人是刘嘉的人,又为何只是单身一人?如果这人不是刘ถ嘉的人,又为何对自己有着这么深的敌意?

对方是谁?王凤暗问,但这个已经不太重要,只要是敌人,不管是谁都一样。

“还有我们俩呢!”铁头咧嘴一笑道,一副无所谓的样子。

“你一个人?”那几名女子大愕。

“真有你的!”宗歆一拍韩歆的肩膀,赞许道。

“请元帅和诸位将军入城!”韩歆起身,吸了口气道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