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罗小说网 > 若遥歌 > 第10章-2

第10章-2

人怎么能那么เ幸福的时候,又感觉那么的心痛?

心底彻骨的寒,看着他急得说不出话,那甜与苦涩一起布满她的心。

那孩子漂亮的眼中委屈含泪,却打死不掉下来,最后恨恨离去的身影,如今回想起来还分外清晰。只是打那ว一次后,那孩子便隐在剑气阁中,大事小事都是由他的弟弟江观月出马,经久未见,这江湖中人只记得那孩子使得那手漂亮的剑法,却渐渐淡忘了他的相貌与那极至荣耀之时所受的屈辱。

“好,此事便依你。”白云风点点头,这江守月四年前๩参加武林大会时他也在场,那么个漂亮的孩子,年仅十五便夺了头筹,这帮武林前辈们不甘之余却又打不赢人家,他来当武林盟主确实不妥,那些恼羞成怒的“前辈们”那些带着嘲讽的话,便是他这个旁人听了,也为那ว个待在台上委屈的孩子不平。

果然,夜黑风高,四下荒凉,对面站着一个穿得黑漆漆的蒙面人,手上有些搞笑地拿着一根短棒,目露凶光,真是让人满足啊。

感觉他突然转过身将她置于身后,她兴奋地偷偷从侧边望去。

突然一笑,水遥转身离开。

“是我说先要买的,那就是我的啦。”懒懒挑了挑眉,那人笑眯眯地扔了银子到大娘的手上,分明就是不讲理的。

她自顾地出神๰,他目不转睛地看着。

轻轻笑起来,水遥叹了口气,这白云风是吃定她对白碧波的心软了。

有一种人就叫得寸进尺,答应了一个ฐ要求便会提出两个三个。她可不想给自己้找来这种麻烦。

“四爷,小女子才疏ຕ学浅,有什么事情还请四爷明示。”丢开手中ณ的资料,白水遥垂下眼端起茶杯,让自己隐在香茶的热气当中ณ。

看向四周,青山绿水,一片清雅秀丽ษ的景色。

对于四爷那貌似和善的笑,白水遥却不能ม骗自己,毕竟这样的笑容她见得太多。至于小七那明显的研究目光,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去懊恼了。

在白家他最小,长得又可爱,小丫ฑ头们见到他都会又笑又脸红,年龄大的丫ฑ头婆子们也都恨不得过来疼疼他。

“遥丫ฑ头,咱们来玩吧?”凑到白水遥的身边,白云玉可怜兮兮地拉着她的手。

听到总管的汇报,白大爷始终垂着的眼中终于闪过一抹兴味。还未开口,一边的小七已๐经惊讶地跳了起来。

白家五爷终于在五岁之后再度尝到有人伺候梳洗的滋味。虽然奇怪,但却不会讨厌。如水静止的心湖,缓缓浮上一个小小的泡泡“啪”的一下不见踪影,却引起余波轻轻晕开。

“对了,遥遥,你是怎么知道我就是江守月的?人家已经好几年没有公开露过面了。”江守月突然想起一个ฐ自己一直很疑惑的问题,他自打四年前๩开始筹备此事之后,便把所有事情都交由á弟弟江观月去办,虽然一直待在剑气阁,但是大多仆人都不知他的样貌的。

“这倒不难,那ว日我见到江夫人出现在酒楼,进入包间的那瞬有看到一个大胆的小子扑到有夫之妇身上,再加上江月江月,与江守月只差一字,略一推论也知你是何人了。你当是所有人都与你一般不长脑子吗?”水遥轻笑着向同样疑惑的众人解释,虽说心中觉得是如此,但因这位天下第一剑与心目中的高手形象相差ๆ太大,验证身份也确是费了一番๘力气。

只能说这家的人长得都太过奇怪了,明明最大的江守月看起来也就十四五岁,又那么爱撒娇。同样只有十八岁的江观月与慕容红,却都看来已经二十几岁,偏又都装得沉稳老练。只能说不是一家人,不进一家门。

“讨厌,又说人家笨,不和你玩啦。”余音未消,江守月一跺脚,人已经飞出几丈,手上不忘拉着爱妻。

“大哥,大嫂,娘亲让咱们办完事情回…”呆了一下,江观月看着兄长的背影话未喊完,那双人影已๐经不见踪影。

“众位后会有期。”长叹口气,江观月抱拳一礼,人也施展轻功飞了出去。

这个兄长这么爱闹,如果这次让他跑了,不知又会搞出什么乱ກ子来。

担心了几年的事情就这样轻飘飘地结束,他在松了一口气之余,也莫名空虚起来,如果不是为了怕大哥闹出大乱ກ子,他本也不想跑到这来做什么เ江副阁主ว,提心吊胆了几年,总是想着不要有什么เ大乱子,不要真的搞成了江湖大劫,便已๐经是十分庆幸了。

但天性严谨,让他虽是明知早晚要放下这个摊子,却依旧不知不觉放了心去经营。如今落幕之时,这失落便渐渐袭上心头。明知这是最好的结局,却还是觉得有些失落。

人虽有些失神,脚下却丝毫不敢放慢。

只是,他的兄长虽说拖着爱妻,但这轻功却还是比他不知高出多少,希望能ม够顺利找到,再来这么五年,他一定会死。

看着远去的人影,白水遥轻笑起来,转身扑入身后人的怀中,天已经开始转凉了,但她却不再担心,有了可以分享体温的人在,这个世界已不再会有寒冷。

老天已经让她来到这里,体会了这人的柔情,要她再怎么去过那无຀心无情的生活?

即使,她不敢承诺此生,也不能放手,如果注定要后悔,那便后悔吧,她宁愿在得到他的温柔后再去后悔,在那之ใ前๩,她要得到更多,多到她可以面对今后没有他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