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望着窗外的晨光,易天凤心里推想,难不成,李震照顾了她一夜?

记忆如操水般涌入脑海,她记得自己在混战中被砍了一刀,那火烧似的痛楚,几乎令她失去知觉,在陷入黑暗深渊之际,她只听到李震惊慌的呼喊,之后她就什么也记不得了…

易天凤从蒲念儿的眼中ณ,看到对她的爱慕之心,本想开口婉拒,却见她一脸娇憨à天真的模样,竟不忍心拒绝。

“我才不会不方便呢,反正即使哥哥没有遇到เ你们,我也是自己้一个ฐ,难得风大哥不嫌我碍手碍脚的,念儿陪你喝茶赏景可好?”

之后一直没人出来,李震皱了皱眉,正在考虑要不要自行开门进入,他是不打紧,就怕风弟撑不住。

李震再喊一次。“有人在吗?”

“怎样,爹,这样可以了吧!”她眼中透着兴奋,满睑期待地看着爹爹。

易天凤一副没问题的模样,让易述元不禁皱起眉想,这丫头怎么这么เ乐观呢?

五皇子李泽,骁勇善战。

四皇子李济,邪佞风流。

“你、你怎么知道?”易天凤讶异的问道。

“凡是练过功夫的人,耳力都较常人敏锐。”他指指自己的耳朵,续道:“我来是想告诉你,李震对你只是一时迷恋,劝你早ຉ点死心,别妄想高攀。”

易天凤低垂着头,面露哀伤说:“我当然知道,但是我相信他不是那种,会计较身份的人。”

“你听清楚了,自从东皇被分封东旭ຓ,他励精图治,整顿国家,企图将这边疆国土变成一块乐土,百姓能安居乐业,休养生息,充实国库及民力。

“他是一方แ之主,不是平民百姓,不能给你专心一致,永不变心的承诺,你有见过哪个国君是一夫一妻?后宫那些佳丽可不是摆着好看的!”

蒲信渊冷漠近乎残酷的口气,让易天凤的心凉了半截。

古往今来,的确从没听说哪个ฐ国君,终生只娶一名女子,她只能无言以对。

“而且,这次他微服出巡,可不是专程陪你玩什么愚蠢的寻宝游戏!而是有任务在身。我一直想问你,你究竟是谁?和定威王爷有什么关系?”

他咄咄逼人的语气,让易天凤几乎ๆ无力招架。

“我…”她是想说没错,但是她只想告诉李震一个人。

“隐瞒身份只会对你更加不利,从实招来对你有益无຀害。”蒲信渊刻意不去看她隐含泪花的迷蒙秋水,硬是要她给个答案。

“我…我不是你们想的那种人,也๣不是那个ฐ什么定威王爷派来的奸细,只是我爹受人之托,要找一颗传说中的珠子,我才会替他出这趟门罢了。”

当时爹跟那名不男不女的家伙,在书斋里谈的话,她只有偷听到一部ຖ分,至于那个人是何来历,她也不知道。

“就这样?”蒲信渊皱着眉,眼睛直盯着她,似不相信她的理由。

“如果我真是定威王爷派来的,那些刺客何必连我都想杀?”她委屈申斥。

“说不定是定威王爷设下的小圈套,故意使出苦肉计,好让你得到เ李震的注意和信任。”蒲信渊推测道。

“算了,信不信随你去想了!”易天凤犹带泪的双眼,出现一抹怒气。

“如果事实证明你是清白的,一切我可以不追究,若被我发现你有意欺瞒,你该知道惹恼皇族的下场!”他再次警告。

“别忘了你的身份,王室合该与有王室血统的人联姻,以保王室血统的纯正,李震若要迎娶你,将遭到其他王室成员的蔑视。”

蒲信渊的话,刺痛易天凤的心。她知道自己的出身,和他有如天与地的差ๆ别。

她现在只有远离李震,让他得以心无຀旁骛的成就事业,这是她对他的爱,也是她惟一能为他做的…

当蒲信渊再度踏进易天凤的房里,就感觉一股凝重的气氛压向胸口,他吸了一口气,似要排除这令人不舒服的压迫感。

端坐在一旁的李震,沉着一张俊脸,一开口便是质问。

“你给我解释清楚,这是怎么一回事?”他的手指紧ู扣桌沿,泛白的关节,昭显地压抑的怒气。

“怎么เ回事?!就如你眼前所见。”看了眼空空如也的房内,蒲信渊凉凉道。

李震怒不可遏的吼道:“你到底跟凤儿说了什么เ?如果不是你,我相信她不会就这样离开。我不是告诉你,先查明事情的真相,你查了些什么东西?”

面对李震的怒火,蒲信渊依旧ງ一派从容。

“根据我派出去的探子回报,易述元和包公公之间的交易,就是在定威王爷的威แ逼利诱下,要他去找传说中ณ,能兴盛国运的‘九๡天辟灵珠’。这就能解释为什么易天凤会不辞辛苦,千里迢迢出门。可是他们万万没想到เ,追寻珠的背后,竟将他们牵扯进叛军的阴谋里。”

“你既然已๐经查清楚,为ฦ何要逼凤儿离开?”李震双眸锁住蒲信渊沉声问道。

“难不成你希๶望你所爱的人,暴露在危险之中ณ?你做事向来果决,会这么犹豫不决,是因为你沉迷在两人世界里,失去你应有的判断力了。”蒲信渊冷静分析。

“你…”李震听到蒲信渊一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