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门铃在此时突然响起,韩依琦迟疑的望了大门一眼,会是谁?

唉!韩依琦不由á得大吐口气,要是让仲杰知道她有这样的念头,他不知会作何反应?

就是那个ฐ时候,魏仲杰才如当头棒喝的清醒过来。

直到那天,扬扬嚎啕大哭的喊:“扬扬是没人要的小孩,依琦阿姨和爹地都不要扬扬了。”

“是我。”

韩依琦狐疑的走到厅里打开大门,隔着铁门问:“请问是哪位?”

江健华定视着揽眉咒念的魏仲杰,心底突然划ฐ过一个ฐ念头:或许这个韩依琦能成为ฦ仲杰真的特别助理也说不定。

魏仲杰闷闷低吼:“该死!她就不能多像个失明的人一些吗?”

“连我自己也不晓得为什么เ,在外头兜着兜着,就晃上来了。”

魏伯豪望着眼前这张和他一模一样的脸຀孔,然沉沉地叹口气“如果可以,我还真希望我和你不是双胞胎。”

“这句话我没跟你说过吗?”魏仲杰犀利的嘲讽,实在不相信这个前科累็累的人“没事”会“晃”上来他家。

魏伯豪没有动怒,漠然的看着自己交叠的双手“还真是让韩依琦说对了,我的人生…很悲哀。”

魏仲杰不觉惊愕的直盯魏伯豪,他几曾听过魏伯豪说出如此自贬的言语、看过魏伯豪如此失落的表情?

“很讶异一向嚣张跋扈的我,竟会说这种话?”魏伯豪抬头看向魏仲杰,自嘲的笑笑“事实上我也很讶异。”

“你在故弄什么玄虚?”这是魏仲杰脑แ中唯一浮现的念头。

魏伯豪平静的摇摇头“没有。我只是突然发觉,自己就如那天韩依琦所唾骂的一样,其实只不过是一具腐朽的、叫魏伯豪的躯体罢了。”

“别告诉我,你魏伯豪也๣有良心发现的一天。”魏仲杰眯视对面这个“状似”反省的男人,狐疑胜过惊讶。

“不是良心发现,而是一念之ใ间的自我觉醒。”魏伯豪从口袋里掏出香烟迳自点着:“不介意我抽根烟吧?”

魏仲杰看着那点燃的星火,大皱其眉。他取来扬扬装ณ小东西的布๧丁空盒,放于桌上好让魏伯豪弹烟灰,自己则走到เ窗旁稍微打开窗户,他讨厌呛鼻的烟味。

“就是韩依琦痛声斥责我的那一天,所有的前尘过往,就那样一幕幕的掠进我脑海里,然后很悲哀的发现,我的悲哀…真的全是因为ฦ自个儿不明白『孪生子的各自价值』,自我招揽而来的…”

魏伯豪也不管魏仲杰有何反应,吸口烟后又道:“从小,活泼大方的你永远比内向退缩的我受人喜爱,无论走到哪儿,有着同样长相的我们,受冷落的总是我…”

“才没这种事,是你自己้敏感。”魏仲杰倚着窗,不以为ฦ然的说,至少印象中他的父母对他们兄弟俩,一直都是同等视之,毫无偏爱。

“或许吧。也或许是我潜意识里,羡慕你的个性,却无法如你一样放得开…总之我从很小开始就非常嫉妒你,很讨厌你和我长得一模一样。怀着妒意成长的我失去了自我、扭曲了人格,就这样,偏激的魏伯豪逐日形成,打击你,更是我乐此不疲的事。”

魏仲杰静默无语,他能ม说什么เ?他和魏伯豪互为ฦ双生子,不是他们所能选择的。

“说来真是令人觉得不可思议,我没想到一个人的心境要转换,可以只是在那一眨眼间,现在的我对打击别ี人,一点兴趣也没,你相信吗?”魏伯豪吐着烟圈,转望窗边的魏仲杰。

“不相信。”魏仲杰直言不讳。

他相信一个ฐ人的心念可以骤时改变,却无法相信魏伯豪体内的邪恶因子,可以在一夕之ใ间全数打散。

“我想也是,不过不重要。”

魏伯豪盯着由手上的白烟,喃喃地道:“如果能早ຉ些时候遇上韩依琦,也许…我能及早活出真正的自己…”

乍ๅ听魏伯豪的低喃,魏仲杰忽地有点相信他的自我觉醒,依琦能抚慰人心的纤柔特质,魏伯豪彷佛感受到了。

“早在两年前๩你就遇上依琦了,你忘了吗?”魏仲杰透着香烟白雾看魏伯豪,不知为何,竟感觉心底有丝莫名的悲凉。

魏伯豪背脊一凛,手一抖,烟灰悄悄地掉落桌面。

“你…终究还是比我幸运,得到这么好的女孩。”魏伯豪说得由衷,却仍没勇气承认自己两年前๩那晚肇事逃逸的卑劣行径。

“是你自己้不知道珍惜,以前的怡如和现在的庄忆雯,不都是那样无怨无຀悔的爱你,她们,不够好吗?”

邱แ怡如?魏伯豪心下翻搅,恍然,原来他欠下这么多条人命,也难怪,注定要用他的命偿还…

他的命?魏伯豪不自觉低叹口气。是,他的命。

那天他被韩依琦扫踢一脚๐,忍不住头痛,他去看了医生,顺道拿回前阵子他心血来操跑去做的健康检查报告,谁知竟意外的发现,他罹患了肝癌…

报应吧!这是他当时仅有的想法。出乎ๆ他预料的是,他既ຂ不怨天,也不尤人。

“我不会再骚扰你和韩依琦,我想…我会和庄忆雯到เ美国,她的父母全移民到เ那儿…”

像在说给自己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