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罗小说网 > 妒妇 > 第九章

第九章

昏沉中的顾青瑶,听到这熟ງ悉的声音,感到这温暖的怀抱,也๣马上安静了下来。

苏吟歌听顾青瑶方แ才一语,也๣是神色微动,凝眸望去,目光里有一种暖暖的温柔。

“我的衣食,用不着她记挂,自然有人来管,管得比她还好。”宋三嘴一撇“这个泼妇,平时我多看了别的女人一眼,她就不依不挠,现在知道怕了。我呸,我还不稀罕她呢!要回来,可以,就依她自己้给我的话,大锣大鼓地回来,亲自给她王家姐姐斟茶道歉,我就不再计较她以前的事了。”

“什么都不让她做,她只怕更加难过。”苏吟歌的眼神๰,也异常沉重。

苏吟歌因忙着治病,一时脱不开身,过了一阵子,才能抽空到เ厨房的饭桌前๩坐下。瞧见顾青瑶碗里已堆起了一座小山,不由得愕然望向顾青瑶,看得顾青瑶脸຀上一阵飞红,一时间只顾得羞惭气恼,倒忘了伤心苦痛。

彼青瑶冷笑着说:“我已经躺了三天了,睡不着走走有什么不可?你不放心,请宋嫂来看着我。”

中年妇人忙按着不让她动,又把被子盖好“别ี乱动,你着了凉,苏先生因怕男ç女不便,特地请了我来照料你。换衣擦身,都是我帮你做的,只是苏先生说你被雨淋了足足一夜,再加上忧结于心,身体又疲累,一旦病发就十分厉害。这三天来,他白天在外头看诊,夜晚和我一块守着你。我累了还打个ฐ盹休息了一会儿,他可连眼也没合过一次,好不容易你才醒过来,可别又着了凉。”

原来,稚儿童言也๣会当真;原来,这最好的姐妹,真是要与自己共享一切包括丈夫,在人间又谱一曲娥๷皇女英的佳话。

撕心的痛楚汹涌而来,直欲将她吞噬。

苦苦地压抑,拼命地忘却,尽一切力量适应完全不同的生活,鼓起全部的勇气试图重新再活一次。所有的一切,都在瞬息之间,被这个可怕的消เ息击毁。

她瞪大眼睛,望着前方,却什么都看不见。

她张开嘴,想要说话,想要呼救,想要哀嚎,却发不出丝毫声音。

她想要逃离,却连脚都无法移动一步。

也许是这无຀声的哀嚎传到了苏吟歌的心中,正和葛千军说话的他,偶然一个ฐ回眸,看到了站在门外的顾青瑶面白如纸,牙齿格格作响,身体颤颤๶发抖,似乎马上就要倒毙不起。吓得他马上站起,直冲了出来。

他用力从顾青瑶手中夺过了宝剑๳,信手扔开,将她紧紧抱入怀中ณ,惊骇欲绝地喊道:“青瑶,你怎么เ了?”

彼青瑶全身颤抖地不能停止,紧紧ู抓住苏吟歌前胸的衣襟,手上的血,把苏吟歌的青衫染得血色斑斑“他来了,他在这里。”

“谁,是谁来了?”因为顾青瑶的惊惶和恐惧,连苏吟歌的声音也都有了颤抖。

梆千军也站在房门前๩大叫道:“姑娘,你干什么เ拿剑๳割你自己้的手?”

彼青瑶用力推开苏吟歌,面无人色地冲进房里,打开柜子,把里头的东西一件一件拼命地抛出来。直到看见自己寻找的目标,一个捆扎得很紧的小小的油纸包,这才如得救命法宝一样,缓缓地坐在一边的椅子上。

梆千军瞪大了眼,用看疯子的眼神望着顾青瑶,心里也正在猜度这个女人是不是有点儿疯。

苏吟歌走进房来,静静地坐在顾青瑶面前。

他看出顾青瑶的惊恐畏ั惧,知道此时,任何刺๐激都会对她造成伤害,就不再唤她。只是沉默地拉起顾青瑶受伤的手,望着顾青瑶掌心里的鲜ຒ血,他的眼也似在一瞬间通红了起来。但他仍然不说话,只默默地为ฦ顾青瑶上葯。因为仅有一只左手,上葯的动作,笨拙而缓慢,但他却做得无比专心。时不时抬头用温柔而坚定的眼神望向她,对她柔和地笑一笑。

整个天地都似因为他而变得沉静安定了。包扎好伤口后,苏吟歌仍然不说话,只是无声地用双手握住她受伤的手,静静地等待。

温暖就这样一点一滴悄悄地从他的手流向她的手。

他的手掌一直轻柔而坚定地呵护着她的手,不肯松开,不愿松开,再不让被他用满腔心血呵暖的手,复又冰凉。

蜡烛燃尽了一根又一根,骆英风昏昏沉沉,醒了又睡,睡了又醒。葛千军起起坐坐,来来去去,在房间里踱了不知多久ื。

月亮从东升起,眼看又要自西而落。

可是苏吟歌一直不动,他全身都发麻,但神色仍旧ງ安详柔和。似是可以就这样永远等下去,无论千年万载。

彼青瑶狂乱而惊惶的眼神终于在一夜之后,渐渐地沉静清晰了下来。轻轻动了一下左手,却觉苏吟歌的手握得那么เ紧,似是永永远远也不肯放手一般。心头,忽然就安定了许多,给了苏吟歌一个ฐ让他安心的笑容,不再抽回左ุ手,仅用右手,略有困难地打开了这一直包得紧紧ู的油纸包。

里面是一块染血的裙裾,当初滚烫鲜红的血,如今已呈黑色,一若那已然冰冷死亡的情。

就连葛千军也忍不住凑过来看,才看了两三行字,已然惊叫道:“你就是顾青瑶?你被宋剑秋休了?这是什么时候的事,外头都只传宋家少夫人生病,不见客啊!”苏吟歌眼中凌厉的光芒一闪,就是那个人,伤她至此吗?

彼青瑶却觉心中ณ一凛,失声叫道:“他没有对外人宣布吗?那他绝不会放过我的。”一时之间,神色惨然。

“为什么?”苏吟歌只觉得如千斤大石压在胸前,呼吸都无法自如,几乎是用尽全力地问了出来。

彼青瑶神๰色悲苦“宋家与顾家,都丢不起这样的脸。他纵然心中已๐不再喜欢我,也不肯让曾是他妻子的我,在外头飘泊,与旁人亲近。”

苏吟歌又是惊又是痛,全不理骆英风和葛千军都睁大眼睛在一旁看着,站起来,伸出手臂,将顾青瑶单薄的身子呵入怀中。心中只在痛恨,那个ฐ叫做宋剑๳秋的男子,伤她竟如此之深“青瑶,你不用担心,休书๰已成,男ç婚女嫁,各不相干,他又怎能管得到你?”

彼青瑶苦苦地一笑,这天性仁厚的苏吟歌,哪里知道那高高在上,习惯强权的宋剑๳秋行事之霸道。这一纸休书,岂能挡得住他。心头忽然一动,拉着苏吟歌的手猛地一用力,触动伤口,奇痛钻心,她却浑然不觉“娶我吧!”

苏吟歌浑身剧震“什么?”

彼青瑶仰脸望着他,眼中闪着奇异的光芒“娶我。以宋剑๳秋的身份,无຀论如何他也不可能容忍把一个已嫁给别人的女子夺回来,继续做自己的妻子。”

苏吟歌凝望着顾青瑶,眼神无限深情,但他却在摇头,声音里有淡淡的怅然,但却还有更多的温柔“青瑶,你不必这样委屈你自己้。”

彼青瑶用力摇头,急道:“我不是委屈,我是…”

苏吟歌淡淡地一笑“无论如何,我会保护你。”

他只是一个不会武功,没有势力的大夫,可他淡淡地道来,字字如春风拂面,叫人心中顿ู时安定。又如利箭离弦,决无更改,再不回头。这样温柔而坚定的话语,竟别样地震撼人心,连顾青瑶,也在一怔之下,竟忘了把说了半句的话说完。

苏吟歌轻轻地放手,顾ุ青瑶却本能地反手一握,想要去追寻这叫她依恋的温暖。

苏吟歌安抚似的拍拍她的手背“我要找些东西。”一边说一边开始翻箱倒柜,小小的房间里,不过一橱一柜两只箱子,并没有什么เ旁的放东西的地方แ。苏吟歌把橱柜里的东西一件件扔出来,翻得一塌糊涂。

彼青瑶忍不住走过来说:“找什么เ,我帮你。”

“我在找…”苏吟歌想了一想,才继续说道:“找很多东西,样子各不相同,一时说不明白。不过,我想你是武林中人,知道的也多,只要一看到เ,就自然知道那是我要找的东西了。”

这个回答太莫名其妙了,顾青瑶听得不免一愣。但她知道苏吟歌的为人,他是绝不会故弄玄虚的,既ຂ然这样回答,那就自有他的理由。便不再问,走到一旁,打开箱子细细查找。不一回儿,她就忍不住发出一声惊呼,伸手自箱中,取出一根七彩夺目的羽毛,眼中满是震惊“这、这、这难道是…”

“是前辈奇人火凤凰的凤凰令。”葛千军大嗓门地吼了出来,人随声到เ,扑至近前“一些东西,一些东西,那就是不止一件了,你都还有些什么?”一边吼一边毫不客气地伸手乱翻,就连骆英风也已๐经惊得从床上坐了起来,顾青瑶也震惊得忘了阻止葛千军的无礼。

经过两个时辰彻彻底底的搜索ิ,除了骆英风躺着的床没动之外,房间其他的地方,所有的东西都被葛千军旋风般地翻了一遍。然后他对着眼前一大堆宝贝,游魂似的喃喃自语:“我的天,少林神僧亲佩的檀香佛珠,武当长老才有的玉如意,丐帮的金碗,慕容世家的青天令,无຀名组织的还恩符,长江十三寨总瓢把子的翻江印,连当今权威แ最重的瑞王府的印信你都有。你你你,你到เ底是谁?”

苏吟歌脸上略有喜色地问:“这些东西是不是真有用处?”转脸又望向顾青瑶“可以保护你吗?”

“足够了足够了,十个宋家也๣可以应付了。”葛千军大喊“这些宝贝你到底是从哪里弄来的?”

苏吟歌一边思索一边说:“这个ฐ佛珠是五年前,我在泰山上,看到一群人打作一团,一个ฐ和尚满身是血地倒在地上,没有人顾得上理会,我就上去救了他。后来那和尚说我能在刀光剑影中不顾生死地救人,十分难得,就送给了我。这玉如意也差不多,我在江南一处小镇上行医,一个ฐ道士骑着马冲进来,跌在地上,就动不了了。别人怕江湖仇杀,全跑了。我是医者,不能袖手旁观,就救了他,后来他就送了这个给我。我以前常义务到牢房里,给那些无人理会惨受刑罚的犯人治伤。遇到เ的最凶的一个人,明明一身是伤,却还挥着几十斤重的大枷,胡乱砸人,不肯让人接近。我给他砸了好几下,差点儿散了一身骨头,可是我看出他伤得很重,要是不治,一定会终身残废。所以我也顾不得疼,在牢里和他讲道理,讲了足足一个时辰,他才肯让我靠近,为ฦ他治病。三天后,他半夜里把我从床上叫醒,说他是什么总瓢把子,被弟兄们救出来了,扔了那东西给我,就走了。那ว金碗来得更是莫名其妙,我在破庙里看到一个ฐ病重的乞丐,当时他已๐经昏迷,全身长疮、流脓发臭,我救了他,然后他就留给我一个ฐ金碗。我就不明白,有金碗,他还要当乞丐干吗?瑞王七年前在边关指挥作战时受毒箭所伤,我正好在边城行医,听说战场上死伤无数,军医不够,就去帮忙,幸运地给瑞王治伤成功。战胜后,我不肯随王爷回京,他就把印信给了我,说有事可去找他帮忙,还有那ว个青天令…”

苏吟歌说得很慢,一边说一边现出苦苦思索ิ的神色。对他来说,救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,救过了也就忘了,如今要把往事一一记起来,实在无比辛苦。

彼青瑶知他至深,不忍他头疼,柔声地说:“想不起来就算了,不过都是些你救的人罢了。”

“不过都是些他救的人罢了?”葛千军不敢置信地叫出来“你知不知道这些人是什么身份;你知不知道,这些信物代表多大的权力和财富;你知不知道…”

“那又如何?”顾ุ青瑶淡淡地打断他,悄悄握住苏吟歌的手“吟歌本就是只为救人而救人,被救的是谁,又有什么关系。这些东西,他也不过是扔在箱子底,原不打算用,差不多也快忘掉了,如果不是为ฦ了我…”说到这里,略有歉然地对苏吟歌一笑。

苏吟歌用力回握她的手,十指交缠间,柔声地说:“能够帮助你,才是我最大的幸事。”

“可是,可是…”葛千军还想说什么。

“千军,别说了。”骆英风正色喝斥ม,半坐在床上,对着苏吟歌深深地行了一礼ึ“我一生争强斗狠,只以为ฦ凡事需以武力解决。今见先生仁厚之ใ行,才知古人说仁者无敌,竟是真正的道理。今日຅有幸遇先生相救,我无຀以为报,也๣愿再送先生一件信物。”说着自腰间取出一块纯黑的铁ກ牌,轻轻放在床头“此物为我漕帮信物,先生以后若有所需,只要执牌沿江寻任何一个漕帮弟子,即可解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