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罗小说网 > 深宫巨孽 > 第二七八章 大越王怒斩驸马郎

第二七八章 大越王怒斩驸马郎

孙子旺自艾自叹,以为ฦ这辈子不会再有出头之ใ日了,谁知那个ฐ天杀的小太监自己送上门来,他孙子旺出人头地的机会到了。

孙子旺使劲点了点头,由于激动和事发突然,他的心口这阵还在嘣嘣狂跳呢

这日,小儿子着人抬了一乘轿子进院,老张心中一喜:大凡坐轿的皆是妇道,莫非儿子改弦易辙要做真男人了?老丞相不放,-,派,ไ-腹家丁探听消息,回来说:衙内又带回一个ฐ俊俏后生,看样子不像是本地人。老张立即就气了个半死,按说他如果马上让家丁把这个外;后生撵走,也许就不会生后面的被动局面了。然而他没有,他还是想给小儿子留了一个机会,但愿他这是最后一次。

“亲亲,今夜你是漱我的老婆还是做我的男人?”

“要银子何用?出入边界需办理通关证件或是边民常备的便条的,你们不带这些东西,如何得过。门外有巡捕正在搜查过往行人,如被当奸细捉去,可别怪我没把话说在前头?”

小太监不以为然,道:“说就说,反正我们也不是奸细。”

两边阵上,各一声喊,高竖大拇指:这一招太高!不亏是前兵马大帅,真是皇家眼中有水啊!高就是高,人要讲理,王持公道,不能偏向哪一边,管人家钦犯不钦呢!这里是战场又不是法院。

剩下的_ຕ人面面相觑,此时他们方才知道,邸老爷子的家产也不是轻易就能分到手的。周公进牵挂着他的水蜜桃,一是他不能死,二是他不能没有钱。空手进婊子院讨人,即便是水蜜桃愿意,老鸨子也๣不会放人的。气可鼓而不可泄,老周叫道:

都说是一夜夫妻百日຅恩,这一夜光景让水蜜桃尝尽了做女人的美妙:老太爷不近女色,原来她还以为ฦ邸少爷就是真男人呢!其实和人家周郎周公进这么เ一比,成色差远去了。周将军名不虚传,威猛无比,和这样的人别说过一辈子,就是睡上几回也算是没白来世上一场,也๣值了!

周公进一手提溜着裤子,另一只手搂住水蜜桃的脖颈่,照ั着那俩酒窝的地方一边一个狠狠地亲了两口。

“睡觉呀,古今中外,凡是娶了老婆都是睡觉的。老婆不用,不是浪费吗?”邸朝天振振有词。

“我、我不是……”老太监张口结舌。

邸世勋的十个老婆,长相自不必说都是水灵是的花骨朵儿,才气人品则是参差不齐。老邸不好这一口,他以为ฦ别的男人和他一样,个个ฐ都是柳下惠。不过说来也怪,他的这些老婆们,长的跟他差不多十几年了,短的也๣有三两年不等。他虽然和她们无法尽夫妻之道,可是这些娘们儿竟安份守节,并来传出闲言碎语。可见,这人哪,还是吃饱穿好就行,至于那事无关紧要。daທnten9๗官里的太监们一辈子没那种事,还不是活得开开心心的,没见哪个因此事会自杀的?

可是这样的机会他一直没得到,王书๰贵的人品他十分清楚,至多是个ฐ半瓶子醋,而且是个贪婪无度,阴险狡诈的家伙。老皇驾崩之后,他独断专行,选了个傻子做君,说明此人早晚必反。那时他老邸就可以在南方兴兵造反,借恢复王朝的名义แ做一番自己的生意。不知哪儿出了毛病,这老杂毛始终无动静,他倒是能ม沉得住气?

张保保、王横横不似张存黄仁等二人,他们俩跟大帅时间不久ื,在小太监面前尚有拘束之意,因而不敢直言相劝。再说,两ä个莽汉,没头没脑的,也๣想伸展伸展一下拳脚,以为这么个小地方,癞蛤蟆还成精了,有多长的๖22๐6,๖226,,还想日天呢?

“讲什么理?水无常形,兵无常势,连这么点道理都不懂,还出来在江湖上混?”

“好了好了,看你们这点眼光,你们才只有一个老婆,我还有几个老婆在王书๰贵的手心里攥着呢!你们耽心我就不耽心?如今说那些废话无用,到เ时你们只管战场上用命,排兵布阵是我和老胡老华子的事,大家且退下静等好消息吧!”

小太监笑道:“去吧去吧!”

“是啊!”小太监怕没人跟他,当然吕莲心除外。

“我有一个条件。”雪里红说。

“妈的,他是我老婆!几乎被你这个ฐ狗杂种坏了名节。”小太监两眼盯着倭国商人道。

胡三曾经亲临其地,必定说得有声有色。高桥在那儿养病半年,自然深谙胡老儿家的一草一木。未能ม胡三把话说完,高桥已知是遇到真冤家了,此时要跑断然是跑不了的,遂心生一计,大喊大叫道:

小太监听他说是倭人,不由一肚子火起,叱道:

“呸!”小太监据理反驳,道,“此岛世代就是我天朝的地城,并有十数家住户几十名居民,前๩不久被你等倭贼强行登岛,并悉数杀了我同胞。”

小太监轻蔑地一笑,说:“倭贼算个ฐ什幺东西?我视其为草芥。前不久小于略๓施一顿拳脚,小倭子统统喊爹叫娘,抱头鼠窜而去多时了。”

老道心里跟明镜似的,但又不便明讲,道:“这样吧,我这里有个少年,是我的侄子,也是专爱打架的,你若能胜他,就让他和你一道去打鬼子吧!”

“朗朗乾坤,天子脚๐下,就没个说理的地方แ,还真反了他了?不行,我一定找到เ那ว个混帐,我要和他当面评评理!”胡老儿气急败坏道。

胡三随小太监出征,大理寺不可一日无头,文世昌在王丞相的推荐下进了大理寺。

这一日清晨,老胡头夜晚和老伴乘酒兴做了些不尴不尬的事儿,这阵尚未恢复过来,正想借机睡会懒โ觉呢,突听门丁报告